l
眾議院議長普洛西(中)、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左),及參議員德賓(右),與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會晤後召開記者會。    美聯社
l 眾議院議長普洛西(中)、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左),及參議員德賓(右),與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會晤後召開記者會。 美聯社

政府局部停擺9日進入第19天,政治壓力讓特朗普和民主黨人在撥款建造邊境牆問題上都沒有多少妥協的空間。
美聯社分析稱,特朗普最堅定的支持者要求建牆,讓他相信不能背棄自己的競選承諾,否則將面臨不利後果。而對民主黨來說,公眾對特朗普邊境建牆的質疑,以及基本盤要求他們與特朗普對抗的要求,讓他們確信他們拒絕妥協有堅實的基礎。
潛在的問題是,停擺對政府服務的影響以及受衝擊聯邦僱員的苦境,是否能讓共和黨議員反對特朗普,或迫使民主黨人讓步。
在9日的會談不歡而散後,雙方似乎都更加堅持自己的立場。與特朗普關係密切的基督教福音派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校長法威爾(Jerry Falwell Jr.)說,特朗普就是因為邊境牆才當選的,如果他後退不會對他有好處。
特朗普9日承認,來自共和黨內的政治壓力沒有下降,若他做出蠢事如放棄邊境安全,第一個給自己打擊的將是共和黨參議員,他們將會對他不滿;第二批人將是眾院;第三股力量將是自己的基本盤。
與此同時,批評特朗普的共和黨人目前寥寥可數,對特朗普的策略表示不滿的參院共和黨議員也是少數。而新當選的北達科他州參議員克萊默(Kevin Cramer)的觀點更代表了參院共和黨人的立場,他說,自己家鄉州的選民相信特朗普做得對,「他們愛他,要求建牆」。
民調也顯示了共和黨和民主黨鮮明的對立立場,昆尼匹亞克的民調顯示,總體而言,54% 的民眾反對在美墨邊境建牆,但在共和黨人中,支持建牆的比例卻高達86%。
這一民調也讓法民主黨人更加團結在一起反對建牆,無論是國會民主黨領導人,還是有意爭奪2020總統大選黨內提名的民主黨人,都呼籲要採取強硬立場。
民主黨還認為他們應履行中期選舉的承諾,更關注基本民生問題。
但經常對特朗普持批判態度的共和黨民調專家朗茲(Frank Luntz)認為,向受影響聯邦僱員停止發薪不會讓民主黨在政治上獲得多少好處,因為對多數人來說,他們的日常生活沒有受到停擺影響。他還預測特朗普將會以政治贏家的姿態找到解脫的方法,但現在還看不到這種可能。朗茲問到:「他陷入了困境?他是美國政治的魔術大師,在大選當天他的支持率只有38%,但他仍然贏了」。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