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3年就在特朗普集團位於新州的高球俱樂部工作的莫拉萊斯,公開承認自己並沒有在美國的合法身分。紐約時報圖片
從2013年就在特朗普集團位於新州的高球俱樂部工作的莫拉萊斯,公開承認自己並沒有在美國的合法身分。紐約時報圖片

陸祝明編譯

 

總統特朗普在新州的高球俱樂部的一名女傭,是一名來危地馬拉的無證移民,由於表現優異,在今年7月白宮通訊署曾頒發給她一份刻著她名字的證書。如今這位無證移民決定打破沉默,為自己的權益抗爭。

據《紐約時報》報導,今年45歲的莫拉萊斯(Victorina Morales)1999年非法入境美國,2013年她用假綠卡被特朗普在新州貝敏斯特(Bedminster)的高球俱樂部僱用。在隨後5年多的時間裡,她為特朗普鋪床單、清潔馬桶等,當特朗普來俱樂部時,她奉命要戴上有特勤局標誌的美國國旗圖案的徽章。
莫拉萊斯不是在那裡工作的唯一的無證移民,現在已是合法居民的狄阿茲(Sandra Diaz)2010年到2013年在貝敏斯特工作時也是無證移民。那裡的管家、維護工和園藝師中有好幾人都是無證移民。
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或他的公司主管知道她們的移民身分,不過俱樂部至少兩名主管知道,並採取措施讓她們免被發現、保住工作。
從建造邊境牆到職場檢查、審計員工薪資單,特朗普將邊境安全和保護美國人的就業機會作為主要工作。特朗普競選總統時在其華府的特朗普國際酒店開業時曾說,他使用了E-Verify電子確認系統以確保只聘用合法員工。可是在他競選和擔任總統期間,莫拉萊斯一直在他的貝敏斯特俱樂部上班。
莫拉萊斯身材矮小,只接受過兩年教育,不會說英語。當特朗普在看電視時,她在不遠處做清潔工作,當內閣人選前來接受面試或白宮幕僚長凱利前來與總統諮商時,她站在一旁恭候,「我從未想過自己這樣一個來自危地馬拉農村的移民,能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這樣重要的人物」,她說。
但莫拉萊斯表示,特朗普就任後將拉美移民說成是罪犯的言論讓她感覺受到傷害,她的一名上司對她的智力和移民身分出言不遜,也讓她不想再保持沉默。
莫拉萊斯和狄阿茲通過她們在新州的移民律師聯絡了《紐約時報》,她已經提出庇護申請,並想就在職場遭到的虐待和歧視打官司。她說自己清楚這樣做,可能會導致被解僱或被驅逐出境的後果。
雖然如此,莫拉萊斯和狄阿茲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都稱特朗普雖然要求很高但卻很友善,有時會掏出百元大鈔給她們當小費。
特朗普集團沒有對莫拉萊斯和狄阿茲特別發表評論,但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如果僱員提供虛假文件試圖規避法律,將會立即被解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