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宜縣一名男子五年前遭鄰居因故暴力毆打,但批評警方和檢控官沒有為案件追求仇恨犯罪檢控,令施暴者獲輕判。
受害男子孔澤曼(Chris Kunzelman)向夏威夷即時新聞說︰「他們襲擊我的唯一原因是我的膚色。他們曾經一度說這不是個人問題,只是你有該死的膚色。」
案發於2014年,孔澤曼遭對方用鐵鏟襲擊,造成肋骨斷裂和深長傷口,遇襲過程全被他的寓所閉路電視拍下。其中一名施襲者卡奧奴希(Kaulana Alo Kaonohi)對襲擊罪不作抗辯,被判入獄一年。另一名被告安岐(Levi Aki)亦對恐怖威脅不作抗辯,判監六個月。
但如果兩人被控仇恨犯罪,他們的刑期將增加一倍。
不過仇恨犯罪檢控在夏威夷屬罕有。州檢察長辦資料顯示,全州每年只有2或3宗仇恨犯罪加重檢控。茂宜縣最少,過去16年只有2宗。
有法律專家指出,仇恨犯罪案件這麼少的部分原因,是向一宗現有案件加控仇恨犯罪或令案件較難勝訴。夏威夷大學法學院助理院長川上(Ronette Kawakami)說︰「難以展示一宗罪行是仇恨犯罪,是因為你要證明犯罪者因為他們有種族、宗教或性別選擇而有故意行為或意圖。」
川上表示,如果涉案男子因為受害者是白人前往那間屋,便會使案件看似較像仇恨犯罪;但如果是因孔澤曼買該屋是因為銀主盤等其他原因而施襲,則會難以證明。川上說︰「這是可恥、可怕且殘酷的犯罪,無論是否仇恨犯罪都是一種罪行。」本報檀香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