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一名於谷歌工作的女子聲稱,在為一名懷孕同事出頭後,當她懷孕時遭報復和歧視,令她失去在公司內的就業軌跡。她4日入稟聯邦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EEOC)和華州人權委員會(WSHRC)提出申訴,為自己討回公道。
《西雅圖時報》報道,36歲女事主格拉臣(Chelsey Glasson)在申訴書中稱,她原本在谷歌的工作表現亮眼,但在其經理手上卻成為報復和性別及傷殘歧視的受害者。
申訴書指,谷歌對她和其他懷孕員工的行動,違反《1964年民權法》和《美國殘疾人士法案》。
在她8月產假結束辭職時,格拉臣在谷歌內部訊息板上發出一則備忘,題為《我不會在產假後返回谷歌,這是原因》,該備忘其後流傳公司內外。
申訴書是聯邦訴訟的前兆,格拉臣已表明傾向提出訴訟。她在眾籌網站GoFundMe網站強調自己「不會被滅聲」,「歧視懷孕是很多家庭都會面對的不幸問題,即便是最進步的公司如是」。申訴書稱,格拉臣2013年入職谷歌擔任第三級用戶體驗(UX)研究員,隨後數年皆被評為「卓越」(superb),並獲晉陞為第4和第5級UX,並建立一致且可靠的工作表現紀錄,從而在谷歌內獲多次晉陞、頒獎、加薪和花紅。
申訴書指,格拉臣的主任在其2017年工作表現評價報告中形容,她是「一貫精力旺盛的UX研究員」。
在同一位主任安排下,格拉臣2018年2月成為一個六人團隊的經理,一個月後的工作評價被寫上「堅如磐石」(rock solid),且從第一日開始已踏入且「擁有」她的管理角色,正「迅速」邁向晉升第6級之路。
申訴書稱,該位格拉臣的上司開始對格拉臣團隊其中一人作出「不當評論」,包括指該員工有可能再次懷孕、過度情緒化和懷孕時難以工作等,甚至稱該員工應離開谷歌。
格拉臣擔心上司向她團員「開刀」,遂向人力資源部表達憂慮。她稱人力資源部告訴她該上司或得悉她的評論,但稱公司有強力措施避免報復。
但接下來是該上司開始向格拉臣發出充滿怒氣的電郵、否決她的項目甚至公開羞辱她。當去年7月格拉臣第二度懷孕時,擔心遭報復,於是欲調組,卻被新團隊上司和經理擔心她可能放產假影響團隊,故直至產假後才接任管理崗位。其後被確診患上與懷孕相關疾病而需提早放產假,格拉臣引述新經理告訴她,她產假後或無管理職位供她上任。
《西時》向谷歌查詢,但不獲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