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議會日前通過法案,規定未來助產士必須考牌。法案觸發助產士內意見兩極,有專業資格的助產士表示支持,但有人擔心州內無相關學校配套,難以落實法例。《檀香山星-廣告人報》(Honolulu Star-Advertiser)星期一(15日)報道,州參院上星期五(12日)通過該份法案,已送往州長位下豐等候簽署批准。法案訂明,2023年後將向助產士發牌,無牌的文化和傳統接生員提供接生服務將屬違法。
位下豐發言人Jodi Leung(音譯:梁茱迪)表示,位下豐將會在幕僚審視法案內容後,才決定是否簽署法案。
根據2017年一份建議規管助產士行業的州審查報告,全州2015年有約18,000名兒童出生,當中有339人在家出生,僅佔整體1.8%。
夏威夷助產士聯盟董事會主席米頓(Le’a Minton)表示,部份持有專業證書的助產士不會視傳統和文化接生員為同行,因為有很多人只是自學,沒有完成任何正式培訓或見習期。
米頓認為,由於過去20年沒有監管助產士,任何人現時皆可稱自己為助產士,登廣告聲稱可以提供接生服務。
文化接生員曾稱,儘管他們沒有接受西方訓練,但婦女應該有能力選擇她們分娩的狀況。
2010年於一位自然療法醫生見習下開始從事接生服務的傳統接生員路易斯(Jaymie Lewis)說:「不是每個人都視它為醫療活動。」
有倡議者認為,由於夏威夷沒有助產士學校,會為情況增添不少困難。
三名子女中有兩名是由文化接生員接生的母親艾亞(Alohi Ae’a)表示,很多傳統接生員「所得訓練和一直累積下來的經驗有別於美國醫療模式」。本報檀香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