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鴨子船公司執行長翠西向陪審團表示,他會為意外負上個人責任,又稱他不知道涉事鴨子船前軸問題的維修建議。KOMO News電視截圖
西雅圖鴨子船公司執行長翠西向陪審團表示,他會為意外負上個人責任,又稱他不知道涉事鴨子船前軸問題的維修建議。KOMO News電視截圖

2015年奧羅拉大橋(Aurora Bridge)鴨子船撞旅遊巴造成3死意外,西雅圖鴨子船公司(Ride the Ducks Seattle)執行長翠西(Brian Tracey)向陪審團表示,他會為意外負上個人責任,又稱他不知道涉事鴨子船前軸問題的維修建議。事發於2015年9月24日,涉事鴨子船橫過西雅圖奧羅拉大橋時,失控越過對面線撞向一輛滿載國際學生的旅遊巴,造成旅遊巴上5名留學生死亡。
其後42名原訴人入稟法院,指控西雅圖鴨子船公司、國際鴨子船公司(Ride the Ducks International)、西雅圖市政府和華盛頓州政府無視安全問題。案件星期四繼續聆訊。翠西在庭上被問及的焦點,是該公司對車隊服務通知的處理和維修保養。翠西庭上說︰「責任都在我身上。」
翠西被問及的,是他對於事發前兩年有服務通知建議涉事鴨子船就前軸問題而進行檢驗和維修一事所知道有多少和何時知道有關通知。在稍早證詞上,顯示西雅圖鴨子船有員工知道有關服務通知,亦進行過檢驗,卻無進行建議的燒焊修理工作。翠西明言,有關服務通知「從未放在我桌上」。他又指,如果他的營運經理認為修理前軸是重要,對方便有責任通知他採取行動。之後原訴人律師科拿(Karen Koehler)則問翠西該經理有否這樣做時,翠西回答沒有。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調查人員表示,金屬勞損是前軸轉向的一個因素,導致鴨子船撞向旅遊巴。調查報告又指,維修建議不會避免意外發生。翠西認為,公司內每個人有責任維護安全、監察安全和包括監察每個人。
但科拿則試圖將西雅圖鴨子船描述為一間全力解決耗費不菲的問題、卻難以聘請足夠技工讓車隊上路的公司。翠西卻反駁,他從未拒付任何與安全有關的必做工作,「但我不知道那份安全通知」。
陪審團向法官呈交多條問題,代表他們詢問翠西。一名陪審員欲知道,翠西有否感到對事件要負「個人責任」,翠西則回答「有感到」,「這是我人生中最差的一天,沒有一刻試圖不去想著這件事」。科拿最後一條問題則擊中這宗官司的重點,「你有否無視你公司內所發生的事,避免用錢維護安全?」翠西即斬釘截鐵回應「絕對沒有」。本報西雅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