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近日表示,一旦民主黨的拜登被認定贏得選舉勝利,而「顯然目前情況看來是這樣」,他將確保對拜登領導下的執政團隊進行專業化交接。然而特朗普總統仍不認輸,而共和黨參眾兩院國會議員僅有不到十分之一承認拜登贏了,使得這次大選結果仍處於曖昧,政權交接如何順利接軌、維護民眾福祉也令人懷疑。

美國總統大選事關重大,當事人雖有權利主張。不過大選選務已行之有年,過去勝負明顯而當事人不認敗的情況相當罕見。特朗普競選陣營選後迄今對大選提出訴訟的結果是一勝三十二敗。在賓州僅有的一勝,也並未改變二十張選舉人票的歸屬。在此種情況下,如不能適可而止,美式民主宛如受到壓力測試,而共和黨是否能及時作為尤其受矚,否則後續發展不見得有利於該黨形象。

美國國安部網絡安全主管克雷布斯頂著特朗普總統的壓力,在大選後多次表示,這次選舉沒有出現舞弊,也要求國民不要輕信謠言,直到被特朗普撤換為止。

在美國各州,有二十六個是由共和黨主政,無論黨籍的各州選務人員絕大多數均同意這是一次公平的選舉。然而共和黨輸掉的幾個「戰場州」,其選務機關卻受到同黨人士的壓力。比方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佩格指,遭同黨參議院大老的施壓,要求其拒算部份缺席選票,等同於要他放棄合法的選票。在拉芬斯佩格拒絕的同時,該州花了一星期人工驗算五百多萬張選票後,維持簽核拜登獲勝,看來特朗普想要翻盤的機會越來越小。

另一方面,密歇根州某縣選務委員原本已經簽核了該縣選舉結果,但在接到來自白宮的關心電話之後卻意圖推翻自己簽核的認證。這些從聯邦到各州、縣的同黨糾結,反映出共和黨選後的鬱結之氣仍在發酵。如今有能力紓解的是共和黨的國會領導人。

共和黨選後在參議院維持至少半數席次,如果已透過同一場選舉取得新的權力基礎,也應同等對待拜登當選的合法性。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僅表示,總統交接將會有條理地進行,新政府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就任。然而相關法律規定的總統當選人確認進程有其規定,共和黨的國會議員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在選舉前後流傳的說法是,特朗普陣營頻繁提告的目的在拖過十二月八日的選舉人票認可的法定期限,以便讓共和黨主政的州議會得以介入,另行指定選舉人。姑且不論此種翻案機會如何微小,更嚴重的是此例一開,未來選民投票後,州議會還能另行推派人選,那麼美國二百三十二年來的民主基石也將危及。

隨著國會確認當選人日程一天天逼近,特朗普企圖推翻選舉結果的各種手段並沒有使他多拿一張選舉人票。如果特朗普不鬆手,那麼共和黨才是有助於化解美國政壇僵局的重要角色,其作為也將是美國能否邁向下一章節的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