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泰航空不僅一口氣裁員五千人,而且斷然關閉港龍航空。此舉震驚中外,人們不僅為這家過往業績優良的航空公司扼腕嘆息,更由此對香港經濟的未來產生深深的憂慮。此前曾有香港高官稱,香港經濟正處於「水深火熱」,多項數據顯示香港經濟環境正不斷惡化;尋求香港經濟的出路已是燃眉之急。

分析人士說,香港各行業正承受生意「斷崖式下跌」,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機,裁員大潮即將到來。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估計,失業率將比SARS時的百分之八更差,認為旅遊氣泡的作用亦不大,香港主要經濟動力來自內地,盡快與內地互通才是解困上策。

業內普遍認為,香港要降低失業率,除了恢復通關重振經濟,還應擴大北上就業機會,加強工作人口流動,兩地職業市場若能趨於融合,裁員潮壓力或可紓緩。

十分巧合的是,國泰宣布大裁員的同一天,深圳一家新籌辦的航空公司正招聘人手,準備明年上半年啟業,國泰及港龍離職員工也在被考慮之列。這個例子說明,當香港就業市場萎縮之際,深圳職場的機會卻在增加,如果在港被裁的打工一族能有北上求職的可能,便可為港人多提供一個解困的機會。

按照經濟學原理,一個地區的打工行情是上是落,與其經濟發展狀況有直接關係,倘若經濟萎靡不振,增長放緩,自然人浮於事,不但職位出現錯配,薪酬也難有增長,甚至倒退,最壞情況是長期失業。香港便正陷於這樣處境,經濟先受暴亂衝擊,再被疫情重創,以致持續收縮,企業經營困難,未來半年至一年勢將有大量職位消失,打工行情勢必深陷低谷。

用內地目前流行的說法,如果香港只靠本地消費的「內循環」,就業職位不可能增加,整體薪酬則會不斷下滑,由於收入減少削弱消費力,令企業生意更差,唯有裁減更多人手,結果陷入惡性循環。台灣近幾年也出現類似狀況,年輕人找不到高職位,薪酬長期偏低,於是有一批年輕人轉去中國內地尋找職業機會。

但內地的情況則完全不同,以發展較快的深圳為例,生產總值已超越香港,由於增長淩厲,就業市場對人才需求也大增,為了吸納其他省市甚至海外的專才,採取了不少優惠措施,包括減免個人入息稅、獎金補貼、住房優惠、保障子女教育等,當地稱之為「十大人才工程」,深圳憑藉自己龐大的經濟基礎和前景,為自己全球攬才。

這種人才急劇流動的情況,其實在內地各省市的就業市場已經出現幾年了,在供求緊張帶動下,具專長的打工一族身價上升。然而香港並未加入這個「大市場」,僱員大多數仍局限於本地職場,當經濟轉差時,出路便愈來愈窄,而且很難找到替代方案。

有分析人士認為,對香港年輕人而言,粵港澳大灣區提供的機會與可能性,遠多於一個香港,更勝於异國他鄉,他們在大灣區發展有競爭優勢。據悉,有內地官員自薦為「超級聯繫人」。在這一點上,新加坡似乎已經開始行動。新加坡企業界在政府支持下準備加大和中國內地合作的力度,希望透過新加坡交易所吸引中國企業從美國或其他國家的交易所轉移至新加坡,或者讓新加坡的專業人士進入中國內地企業工作,引導中國企業多與新加坡合作、共同發展。這些做法也許能給正在苦苦尋覓經濟出路的香港一些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