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市府獲得聯邦政府撥發20億美元紓困金,對於市民而言,用作降低房地產稅應該是首選。梁敏育攝
芝加哥市府獲得聯邦政府撥發20億美元紓困金,對於市民而言,用作降低房地產稅應該是首選。梁敏育攝

本報芝加哥訊

在新冠肺炎病毒期間,有人歡喜有人愁的說法。無可置疑的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年多時間內,導致全球各地人們患病與不幸死亡者無數,也讓全球各地的經濟萎縮、失業率高漲,千萬的民眾面臨三餐不繼的困境。但也無可否認的也有不少的「幸運者」,不僅合家大小健康平安,自身的事業毫無影響,而且由於在家上班,還節省了大筆開支,且多了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

此外,再加上聯邦政府的三次撥放抗疫紓困金,簽署的第三輪紓困法案裡,包括了將兒童稅收抵免(Child Tax Credit)的兒童稅收抵免福利,從$2,000/小孩增加至最高$3,600/小孩,且是可以全額退稅(fully refundable),即是6歲以下的每個孩子最多領$3600,6-17歲每個孩子最多領$3000,代表了只要符合資格的民眾,口袋都突然多出了一筆閑錢。
但是,民眾口袋的小閑錢與芝加哥市政府有可能獲得拜登總統通過的第三輪抗疫紓困法案中,計劃撥款給芝加哥市府20億美元,就猶如小巫見大巫了。芝市府突獲得飛來橫財,市長萊德福特將如何使用此筆大橫財,此將影響到芝加哥市未來的財務狀況,芝加哥如何從疫情中經濟復蘇的計劃、促進就業率,更是在2022年羅麗萊德福特尋求成功連任最重要的策略。
據悉芝加哥市在第三輪聯邦抗疫紓困法案中,獲得援助金額20億美元,遠遠超越第一輪的紓困金12億美元,此回的紓困金無太多的限制用途,意即市長萊德福特擁有自由度與權力去處理這筆飛來橫財20億美元。萊德福特市長曾於發布會中指出,可支配資金將用於解決芝加哥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投資在整個芝加哥。
羅麗萊德福特在2018年競選芝加哥市長的口號,就是「給芝加哥帶來亮光」!要改變芝市長期以來社區投資與發展的不公平。芝市中心蓬勃興旺,而南區與西南區則一片殘破、失業率高企不下,因此她多次強調要在南區及西南區的社區投資。另方面,由於芝加哥地產稅高漲,導致芝加哥人口連年的嚴重流失,所以市長希望控制地產稅高漲。如今多了20億美元可以動用,希望可以紓緩,並解決有關芝市的退休基金與地產稅上漲的壓力。
雖說市長有自由度可以使用紓困金,但也必須要獲得市議會的投票通過,因此芝市的50個市議員有自己的打算,希望部分經費用在他們選區內的項目,爭取區民的支持,為下一屆的選舉打下好根基。
對如何動用此筆飛來橫財,市議員們就各有各心機與籌謀,如第二區區長拜仁霍金(Brian Hopkins)、第三區區長杜威爾(Pat Dowell)主張用來平衡預算、避免地產稅上漲,原因地產稅上漲,民眾無法負擔時,就只得搬離芝加哥。他們舉例目前芝市的房產稅平均是6000元或更高,是一項非常沉重的經濟負擔,尤其對退休族與耆老而言。
唐人街的區長25區的盧漢士(Byron Sigcho Lopez)希望增聘2000名公共衛生人員,開設更多的疫苗接種站,同時,盧漢士也提議建立一個4000萬美元的援助項目,向受疫情嚴重影響的餐飲業發放補助金。
36區區長衛樂卡斯(Gilbert Villegas)也提出他的建議,認為應該建立一個類似競選紐約市市長的楊安澤(Andrew Yang)相似的「全民基本收入」,固定向在疫情中無法領取紓困金的無證居民撥放現金。
芝市得到聯邦撥發的20億美元巨款,如今尚未公布應用之細節。未來將怎樣好好的應用在芝市與市民的身上,相信是所有芝加哥市民都關心的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