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上城的亞裔仇恨犯罪行為,東南亞中心行政主任鄔亮珊認為只有增進彼此的了解與交流,互相照顧和扶持,大家才有機會生活在安適的環境。梁敏育攝
針對上城的亞裔仇恨犯罪行為,東南亞中心行政主任鄔亮珊認為只有增進彼此的了解與交流,互相照顧和扶持,大家才有機會生活在安適的環境。梁敏育攝

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

鑒於近期美國各地紛紛發生歧視亞裔的仇恨犯罪事件,亞裔人士有感於生活在不安靖與恐懼中,芝加哥南華埠各方因此不約而同的分別舉行線上討論會議,在3月27日,由芝加哥華埠治安基金會和華埠更好團結聯盟,連同90多個組織、伊州的民選官員、執法人員、社區領袖等數千人參與,在華埠廣場舉行「芝加哥華人保治安、反歧視大集會」,譴責一年來在美國各地頻發的族裔仇恨、暴力歧視,,共同發聲支援亞太裔社區。

在4月7日早上,移民美國46年、在41年前創辦了上城的社會服務機構「東南亞中心」(South East Asia Center)的創辦人兼行政主任鄔亮珊,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闡述她對上城(Uptown)有關社區亞裔仇恨和歧視事件的觀點。
鄔亮珊坦然表示,居住在芝加哥那麼長的時間,她個人是沒有經歷過被歧視、辱罵,或被惡意攻擊的事件,但她也聽說過有不少此類事件的發生,但卻不一定是「族裔仇恨」的攻擊,反而上城的非法幫派打斗的事件比較頻發。
她個人認為人與人之間的了解不深入,此不僅是涉及到個人的事情,政府方面對於少數族裔的文化、歷史背景的不了解,也導致發生很多悲劇,讓對英文有隔閡的新移民造成不便與痛苦。
當天鄔亮珊就說出了由東南亞中心照顧了超過30多年的一名當年來自台山的老人,當初當他進入海關時就因語言不通,被誤斷有神經病的蔡紹華(David Tom),無辜的被關在神經病院長達31年,虛度凄涼歲月。蔡紹華從20歲被關在芝加哥的神經病院,及至1983年才在律師與熱心社區人士的不斷奔走訴訟後才被釋放出來。蔡紹華的31年寶貴歲月無辜的虛度,到離開醫院時他已經成為一個「疲憊、神智不清」的中年人。鄔亮珊以此悲慘的事件,說明了美國的政府部門對於少數族裔的不了解、沒有用心去了解少數族裔在語言、文化方面的差異,更沒有進一步徹底的解決此問題。
鄔亮珊表示,任何一個族裔的移民,在異鄉新環境中都會遇到類似的痛苦經歷與難以融入社會的困難。但白色人種的移民比有色人種更加容易融入社會,這是亞裔必須承認的事實。她表示,各族裔之間的相處,首先必須要向外人展現善意,打開心懷與他人結交。鄔亮珊也指出,不少亞裔由於文化的背景,都秉持著「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自我保護的態度,部分人也不愿意與其他族裔交流、互相了解,最大的障礙應該是語言與文化背景。因此追根到底,她認為人與人之間,只有增進相互的了解、體諒、溝通、交流,族裔之間,才可以和諧的生活。
在上城社區,當亞特蘭大州水療館的八名死者不幸被槍殺的慘案發生後,48區區長歐德文與第20警分局也有提議會增加北華埠的警力,以保護上城社區的少數族裔。但目前似乎只聞樓梯響,不見執法人員有推動任何強有力的具體的措施,鄔亮珊表示,反而是周邊的社會服務機構與教堂都釋放善意表示要一同努力來維持社區的治安。
鄔亮珊也分析上城的亞裔仇恨犯罪至今不是太嚴峻,最大的原因是自70年代以來,上城成為東南亞地區的難移民以及低收入居民聚居生活之圈子,同時來自北歐、非洲、墨西哥的居民也日漸增多。因此數十年來各族裔都已習慣了生活在多元化的背景與環境中,彼此都認識到只有互相包容、了解,大家結交成為朋友後,彼此才有機會和平相處,在上城的小社區落地生根、安居樂業。
迄今東南亞中心並無接到會員或老人家報告有被欺負或歧視的案件,鄔亮珊稱,她們一直鼓勵民眾遇到任何事故,一定要勇敢撥911報警,或直接告訴東南亞中心。東南亞中心不僅服務耆老,還有托兒、青少年課後活動,因此也時常向社區提出如何防護自己的措施。此外,北華埠的美亞正義促進會也舉辦各項講座與工作坊,教導民眾遇到事故要如何互相幫忙、報警等事宜。
最後,鄔亮珊強調增進彼此的了解與寬容、擯棄自掃門前雪的自我保護心態,聯絡各族裔互相照顧、互相扶持,才能真正的解決族裔之間產生的誤解與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