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經過世紀疫情的衝擊,兩黨的撕裂,黑命重要運動的燃燒,科技平台主宰了媒體的言論,AOC極左勢力的抬頭,我思索良久,決定從共和黨轉為民主黨,以木馬屠城的方式爭取自己的話語權。」移民美國30年的何進之在今年2月從20多年登記為共和黨改為民主黨,為要參與這次紐約市初選,他的做法其實也是許多華人選民的改黨的相同心聲。
多年來,紐約民主黨一直在擴大選民基礎,僅在去年一年,就有超過88,000名登記無政黨或登記共和黨的選民轉向民主黨,根據政治諮詢公司Prime New York分析的選民檔案數據,67,965名無黨派選民和20,528名共和黨選民加入民主黨,共計88,493名新民主黨人。
截至2月21日,紐約市有370萬註冊民主黨人,相比之下,共和黨選民僅有566,000多人,所以民主黨初選也決定了大選的獲勝者,以及幾乎決定所有全市其他公職的選舉。
由於今年首次用排序複選的方法,也增加投票者的興趣,預計今年初選會有更多選民和民主黨選民擴大。在最近的周期中,選民變得更年輕、更進步,越來越多新選民註冊登記,以致商界領袖、溫和派及保守人士越來越擔心,許多民主黨初選中的左派已使紐約州及市在這個方向走得太遠。
何進之表示,他的轉黨非個人的價值觀改變,而是紐約市兩黨選民數目相差實在太懸殊,共和黨選民發聲力量越來越微弱,看看這次兩黨初選,絕大部份都是民主黨候選人,共和黨候選人寥寥無幾,既然初選幾乎就是大選,若不參與初選,就像失去了個人話語權,因此只有轉黨才爭取在選舉中表達了個人意向。
何進之說,在美國生活,政治影響巨大,與大家生活息息相關,無論是稅收、學校、交通、房屋等都離不開政治,因此必須學會選舉這個政治遊戲規則,這次排序複選中,選民在每項候選人中有五個選擇,作為共和黨選民,把極端左派候選人不作首選,選擇相對温和派的民主人士,已經就是對極左派的排擠。
另外,何進之表示,因為有五選擇,或把最弱的候選人作為首選,分散了最强的候選人票數,令弱者出線,在11月大選中與共和黨相爭,無形中協助共和黨或較温和派的人成為執政人士,這是對現時極左勢力抬頭的衝擊,也是爭取自己意向的選擇。
何進之說,當你對目前社會狀況十分絕望無助時,或是自己的思想並非主流,「木馬屠城」就是絕地反擊的一種手法,也可說是在美國民主社會中,「無間道」選民的一種存在方式。
何進之表示,不要以為這是他個人行為,如果你有參與現在政治組群的微信群中,與他想法同相的大有人在,「無間道」選民可能成為華裔投票一股新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