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華埠的遊民數目在過去頗為穩定,主要來自包厘街227號的The Bowery Mission和拉菲逸街90號的New York City Rescue Mission,但自新冠疫情後,華埠原來的酒店接受了市府遊民庇護所的流浪漢入住,若堅尼路349號全男性遊民庇護所建成後,估計華埠遊民將會倍增,治安成了居民及商戶的隱憂。
The Bowery Mission和New York City Rescue Mission都有悠久歷史,約在1800年代已設立,專為無家可歸者提供暫時住所及食物,兩機構都不屬於市府管轄,依賴私人基金會及宗教捐助,數年前基於營運困難,兩間庇護所在2017年合併,以求減少開支及增强服務。
2019年10月,24歲患有嚴重精神病的Randy Santos在華埠及下東城隨機殺害4名熟睡中遊民,事件震驚全市,稍後,市長、區長及市議員辦公室曾經為遊民問題找尋解決辦法,商討在社區服務及庇護所協助日益嚴重的遊民問題。
華埠附近有5間戒酒及戒毒所
五間酗酒及戒毒所在華埠及附近地帶悄然成立,包括地蘭西街109號,拉菲逸街233號,東百老滙46號,東百老滙62號及Gouverneur Slip 7號,這些機構在社區都不高調,主要為毒癮及藥癮者提供輔導,也服務一些如有自殺傾向或精神問題的診所,它們主要經費來自州政府。
因此,堅尼路349號被選為遊民庇護所新址,雖然附近沒有公園休憩地方,但不同性質的診所能為200名遊民提供各種服務,儘管當地居民反對聲浪高漲,但市府已有言出必行的全盤計劃,在第二社區委員會上,遊民庇護所有在18個月後能實踐。
Walker Street Block Association的發起人艾力(Eric Dillenberger)的建築公司在華埠Walker街,對日益增加的流浪漢十分關注,他說,一些流浪漢為了避寒,有時身體捲曲睡在貨車底取暖,若司機不及早發現,就會輾斃他們。
艾力表示,他的建築公司會僱用一些遊民做散工,他驚奇地發現,當中很多都不是來自紐約的本地人。其中有人來自亞特蘭大,那裡出門都要開車,但紐約地鐵四通八達,又容易逃票,庇護所及地鐵已提供了交通及房屋,賺錢只為糊口,一年又一年下來,就成為紐約市遊民的常客。
艾力表示,紐約市缺乏可負擔房屋是事實,但政客的「進步」及「人道」思想無疑吸引了外州遊民湧入紐約市也是不爭的事實,政府若沒有全盤計劃,相信遊民複雜問題並不能一時解決,若堅尼路349號成為新庇護所,堅尼路的商戶及居民只能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