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位金豐工會成員及社區人士昨舉牌抗議,要求金豐所在樓宇房東諸寶承停止逼遷金豐。
數十位金豐工會成員及社區人士昨舉牌抗議,要求金豐所在樓宇房東諸寶承停止逼遷金豐。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華埠經營長達近43年的金豐大酒樓日前宣布將於3月7日永久關閉位於華埠伊麗莎白街20號堂食的消息後,引發僑社及諸多媒體的關注。包括許多金豐員工在內的318餐館工人工會2日於華埠舉行抗議活動,要求金豐所在的大樓的東主諸寶承(Alex Chu)停止逼遷金豐,讓金豐能夠繼續經營堂食業務從而讓約70位工會成員能夠繼續工作。

擁有金豐大酒樓所在樓宇的諸立山(Jonathan Chu)、諸寶承父子是華埠最大的業主之一,華埠包厘街50號酒店、中央街183號大東銀行等均為諸氏家族旗下物業。組織示威的318餐館工人工會表示,2012年以來,該工會代表金豐大酒樓包括侍應生、售點員等在內的約70位員工,要求房東諸寶承停止對華埠最大的餐廳金豐的逼遷,「我們對諸寶承決定收回金豐租約的決定感到憤怒,金豐這個地標性的餐廳在現在伊麗莎白街20號的地址已經經營了28年,社區成員和支持者譴責諸寶承摧毀工會工作以及對已經岌岌可危的華埠經濟造成的破壞。」

 
工會要求重開金豐堂食保住工作

 
工會指出,如果華埠沒有金豐,將失去一大經濟引擎,「金豐在疫情前每周會吸引超過1萬名包括來自許多華埠以外的地區的食客來到華埠,在疫苗已經問世,有限重開堂食政策推行的人們即將看到曙光的情況下,這一決定(收回租約)顯得極為無情。」
代表金豐工友的陳約翰(John Chen,音譯)表示,他在金豐現址工作已有28年的時間,一旦金豐關閉,自己將失去維持生計的來源,「現在經濟蕭條,很多餐館都在裁員,我們也很難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在金豐工作16年的陳良表示,業主長期從金豐的生意得益,但到了疫情生意困難的時候就堅持用租金來逼走金豐這間標誌性的酒樓,不僅使他們失去工作,還給社區所有正在渡過難關的小商家帶來巨大影響。

 
「沒人比我們更努力保住金豐」

 
318餐館工人工會在現場將包括三點訴求在內的信函投遞到大東銀行處,他們要求諸寶承停止對金豐進行逼遷,允許金豐在剩餘的租約期間繼續經營堂食並同工會和金豐老闆合作,維持現址堂食的開放。
現場部分工友透露,金豐與所在樓宇的租約還有2年到期,眼看對抗新冠疫情的戰役即將看到結束的曙光,卻不想租金及運營成本成為壓垮已經在疫情中挺過一年的金豐的稻草。工友還表示,在疫情期間,金豐雖然因為疫情損失無法按時繳納房租,但有向房東繳納相關資金以支付地稅,盡量減少房東的損失。
對此,金豐老闆藍兆文表示疫情中,原本有80到100桌載客量的金豐在僅開放戶外堂食時最多僅有10桌的空間,全職與兼職僱員總數也從約150人驟減至二三十人,銷售後減至疫情前的15%。
藍兆文不願對房東一事多做評價,「我對因為金豐關閉堂食而面臨失業的工人感到難過,他們很不幸,許多人因此失去了幹了一輩子的工作。金豐大酒樓、員工和房東都受到了疫情的傷害。如果真的要指責誰,我想說政府幾乎沒有為我們、為房東提供什麼支持。」
代表諸寶承的發言人提供的聲明稱,「金豐的老闆決定運營現在這樣巨大的空間對於他們的餐館來說難以為繼。沒有人比我們更努力試圖讓金豐留在現址。」聲明稱,自1993年以來,金豐大酒樓的基本租金一直維持不變,但在過去12個月金豐都沒有繳納任何租金,「我的家庭數十年來都是金豐的忠實顧客,在節假日和重要的人生大事中都與僱員們肩並肩站在一起。我們為疫情和聯邦、州、地方政府對工人和小商業支持不足而造成的失業感到難過。」

諸寶承稱,金豐過去12個月未繳納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