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自從大流行開始以來,單計紐約市租戶的欠租金額已達10億元。
WABC報道,雖然在欠租驅逐禁令之下,房東暫時無法趕走欠租戶,但據了解,很多人已經提交了法律文件,待解禁就馬上行動,而當中對少數族裔及貧窮社區的影響最大。
代表數百名欠租戶的法律援助協會律師特羅普說,「我們很多客人也陷入生活困難,愈來愈多人失業並交不起租。」
截至12月28日在紐約市待決欠租驅逐案件,已暫緩至2月26日處理;如果租戶簽署因新冠疫情而影響生活的聲明,於5月1日之前也不會被驅逐。
但是自2020年3月以來,非裔和西裔社區的驅逐通知數字,至少是白人社區的2倍;而最貧困社區更是富裕社區的5倍。
驅逐通知最多的郵編集中在布朗士,包括大學高地、莫里斯高地、高橋、貝爾蒙特(Belmont)和莫里斯尼亞(Morrisania)。
企業社區合作夥伴的柯林斯表示,「即使在在大流行之前,我們已面對租戶危機,新冠疫情下令他們的財政變得更加脆弱。」
但事實上,欠租問題的另一個苦主,就是房東本身,有不少房東表示,由於沒有租金收入,令他們生活也陷入困難,甚至需要轉按房子來償還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