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入住稅收從2019年第四季度的超過1.78億美元暴跌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不足1500萬美元。
酒店入住稅收從2019年第四季度的超過1.78億美元暴跌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不足1500萬美元。

本報記者丁文妍紐約報道

新冠疫情以來,紐約的旅遊業快速陷入了低谷,而和旅遊業緊密相連的旅遊業也一蹶不振,過去的近一年時間裡,相繼有酒店關門。與此同時,行業不景氣也讓華人相比以往在申請酒店的工作中更加困難。

「酒店稅收收入表明,新冠疫情大流行對紐約市酒店業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酒店入住稅收從2019年第四季度的超過1.78億美元暴跌至2020年第四季度的不足1500萬美元。」紐約市主計長斯靜格的一周經濟數據上顯示,「儘管一些城市酒店仍對遊客、無家可歸者和恢復期的新冠患者開放,但大多數酒店已經關閉或無人入住。」
這並非可以短期內解決的情況,和小餐館不同,酒店的客源大多數是由遊客組成。美國酒店華裔協會主席黃華清表示,即使紐約的小商業,比如餐館的生意回溫,也不代表酒店的生意會變好,「酒店業要復甦一定要靠旅遊業發展,整個世界旅遊要通,沒有疫情感染的恐懼,大家都打開過門。」
黃華清稱,就在不久以前,位於48街的萬豪酒店,直接裁員了800多人;還有的酒店本來準備今年一月重開,而現在又要將重開日期延後。
「旅遊業真正要復甦估計要兩三年」,黃華清對酒店業短期內的前景並不看好,他表示即使疫情過去,很多人重新有了收入,他們最先做的可能是讓自己的生活恢復正常,而非選擇外出旅遊;此外,疫情讓很多人意識到在線上就可以完成很多事情,他稱可能以後很多大型會議不再會選擇在酒店召開。
遊民入住 從業者倡查背景
除了對前景的不太好,許多酒店面臨的是迫在眉睫的難關。相比於大型酒店,許多小型的旅館生意可能會相對好一些,黃華清認為,「因為它便宜嘛。」他表示很多以前200多一晚的旅館,現在已經降到了90多,甚至最低60多。
而「有生意」的酒店卻也有自己的擔憂。一些酒店與紐約市簽訂了合約,讓遊民、恢復期的病人入住。然而,形形色色的人卻也讓酒店老闆頭痛,「不知道進去房間的是什麼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案底,是什麼背景。」甚至對一些人來自紐約或是外州,也不甚了解。
黃華清表示,政府應該向酒店老闆提供入住者的背景,雖然是由政府牽線組織,但是「平常住酒店也要看身份證,要是發生什麼問題酒店也不安全。」
此外,一些小商家積極申請的聯邦薪資補助計劃(PPP)對於一些酒店來說也並不適用,因為PPP要求使用者在一段時間內將這筆錢花出去,但對於長時間不開門的酒店來說,甚至沒有工人上班,更逞論在規定時間內將補助金用完。
老闆白頭 工人心慌
「現在沒有遊客,你有什麼辦法,酒店的客源就是遊客。」殘酷的現實情況讓酒店老闆們無計可施。在老闆們千方百計想要賣掉酒店的時候,聽聞這些消息的酒店工人們更加心慌。
黃華清表示,與以前相比,現在酒店招工門檻紛紛提高,華人進酒店做工更難。以前做工還可以通過熟人介紹,而現在所有的招聘都是網站進行,在網上回答酒店提出的問題,不同工種問題不同,且有時間限制。
黃華清形容現在這種答題的形式根據分數將應聘者分為三個等級:90到100分是綠燈,80到90分是黃燈,80分以下的則是紅燈。「如果你考了六七十分,那就完全沒機會了,而且90天之內都不能再申請。」
黃華清表示,很多華人英文程度不好,對申請很有難度,但他希望很多現在沒有工作的人,不要在家把時間浪費掉,「英文不好的要學習英文,不學習的話永遠跟不上。」此外,他還表示很多華人面試的時候不知道技巧,「中國文化講究謙虛,但是你在面試的時候說『maybe』、『我試試』,人家就不會請你了。」他建議工人們同時多練習面試技巧,在面試的時候可以更加自信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