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小星在研討會上發言。
郗小星在研討會上發言。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中美在科技領域的競爭日漸白熱化,而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對在美華人科學家的懷疑和打壓又使很多華人科學家生活得戰戰兢兢,甚至萌生去意,進而影響到美國科技領域的發展。

在昨日亞裔正義進步中心(APA Justice)主辦的一場論壇上,多位科學界和學界人士表示執法人員對科學研究的誤解已經使一些華人科學家蒙冤,拜登新政府應當立即停止司法部以抓華人商業間諜為目的的「中國初始計劃」,並重建對來自世界各地科學界人才的歡迎態度。
這場論壇請來加州理工學院國際顧問、病毒專家黃詩厚、曾被冤為中國盜取機密研究的天普大學物理學家郗小星、萊斯大學物理和宇航榮退教授雷恩(Neal Lane)和美國生物和分子化學協會科學政策經理諾泰(Sarina Neote)就美國政府針對華人科學家的擴大化執法行動對美國科學界的影響進行研討。
黃詩厚說,華人科學家是美國大學實驗室裡的主力,如果沒有華人科學家,很多實驗室將無法運作。早在50年代的美國的「紅色恐怖」(red scare)就曾經使華裔科學家錢學森被污為共產黨,導致錢學森憤然回國,幫助中國造出導彈。「現在美國政府重蹈覆轍打壓華人科學家,這只能幫助中國更好的吸引這些人才回流。」她說。
郗小星說,當年自己研究的一項非機密技術被聯邦調查員誤認為是機密,在家中對他進行逮捕並起訴,雖說事後全部撤訴,但給他和家人身心帶來了嚴重傷害。這件事也讓他意識到被司法部起訴的人有可能是無辜的,而沒有做錯任何事的人也可能被執法人員盯上。郗小星說這些事件之所以發生,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執法人員不懂科學。「大學不是公司,學者的研究很多都是自由公開的基礎研究,並沒有什麼商業秘密。」他說。
雷恩說他90年代就曾聽有華府的政府官員說過,讓中國留學生來美國學習,擔心他們把學到的東西帶回中國的話,這種思維近幾年發揮到了極致。他說一些學者的問題可能違反學校的職業操守規定,有些則是行政程序上的小錯誤,這些並不是犯罪。他也呼籲聯邦政府各部門應當相互協調制定明確和透明的標準並與學術機構協調,讓科學家做到對言行邊界有明確認識。他也說,現在是想辦法給中國科學界加強合作的時候而不是相反,因為中國培養出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注定人數上超過美國,美國也應當更積極的吸引這些人材來美。
諾泰說拜登上台後應當立即改變特朗普時期不合理的留學生簽證政策,同時重新建立起美國歡迎世界各地人才的形象。論壇的主持人、紐約大學法學院Brennan司法中心研究員基曼(Michael German)說拜登政府應當立即停止司法部的「中國初始計劃」。「很多國家都面臨商業間諜問題,但如果你的打擊目標是只針對一個特定的國家,就會對整個社區造成傷害。」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