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甲廊是不少移民婦女的主要生計之一。Jeenah Moon/紐約時報
美甲廊是不少移民婦女的主要生計之一。Jeenah Moon/紐約時報

本報訊

作為紐約移民婦女主要生計之一的美甲廊,在3月大流行期間一直關閉,直至7月解封重開後生意出現短暫激增,但隨後又漸漸回落。不少美甲廊東主表示,近月眼看著生意日益走下坡,客人由原本只要求便宜的服務,到現在甚至幾乎都不來了。

《紐約時報》報道,當7月限制措施結束後,美容業曾有一度急速反彈。但這勢頭只持續一段短時間,現在許多商店都處於崩潰邊緣,對於移民婦女來說是巨大打擊。

一些美甲廊至今仍然很難說服顧客放心進入,而其他美甲廊,尤其是曼哈頓商業區的店舖,則很多熟客已經搬離紐約市或留家工作。

53歲韓裔李聚英(Juyoung Lee,音譯)投入所有積蓄在皇后區法拉盛開設美甲廊,說現在生意淡靜得很,但又別無其他選擇,「我以前只要肯努力去做,總能夠支付賬單;但現在無論我多麼努力,都完全賺不到錢」。

根據紐約美甲行業聯合會對161名美甲廊東主的調查顯示,全州的美甲廊客量下跌了50%以上,而銷售額也減少40%以上。

除了美甲廊東主為生意困惱之外,工人更加叫苦連天。紐約美甲廊工人協會指出,截至8月為止,在接受調查的594名成員中,只有不到一半恢復工作。工會負責人戈麥斯說:「移民工人依靠這份薪水來照顧老家的患病或年老親人,在經濟衰退加上大流行的影響,我們預計很多工人將陷入更加貧困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