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1歲男嬰被流彈打中傷亡的現場照片。
今年夏天1歲男嬰被流彈打中傷亡的現場照片。

華警手記

11月22日星期天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一個愉快和開心的一天,但是在布魯克林Bedford Stuyvesant紐約市警79分局卻不是一個平靜的周末,下午大概1點15分,一陣槍聲劃破了星期天的寧靜,警方接到報警後火速趕到位於法拉盛大道Flushing Ave和公園大道Park Ave交界的馬斯政府樓群Marcy Housing進行調查,隨後在開槍現場共找到超過20個子彈殼,四個現場周圍多輛汽車受損,沒有發現有人受傷,當警員在等待警局現場勘查小組Crime Scene Unit當場取證時,不到兩個小時內在下午三點鐘左右離第一個槍擊現場不到10條街之隔的Van Buren街上再次傳來槍聲,警方疲於奔命,趕到現場時發現一名非裔男子腿部中槍,被火速送往最近的Woodhull醫院搶救,沒有生命危險。

本以為一天的槍擊案就這樣過去,誰知道晚上11點15分左右,在位於Albany大道上一棟公寓大樓傳出一陣槍聲,目擊者稱槍聲後看見一批年輕人逃出大廈,警方趕到現場後發現7人受傷,立刻呼叫大批救護車到場救援,7名傷者中其中一名20歲的非裔女子送院後不久傷重不治,其餘6名傷者年約14歲到21歲不等。

由於事發嚴重,警方傾巢而出連夜展開調查,並且在凌晨時分召開記者招待會講述案情。

初步調查結果表明該槍擊案與當晚9點半左右發生在離案發的79分局不遠處的東紐約區73分局的另一起槍擊案有關,73分局的槍擊案發生在一個16歲生日派對中發生,一名非裔男子中槍受傷,派對立刻解散,隨後這個派對轉移地點到了79分局的槍擊案現場繼續進行,其中有派對的參與者在社交媒體面書Facebook上發布新的派對地點,懷疑被之前派對受傷者的同伙上門尋仇報復而引發這起1死6傷的嚴重槍擊案,一天之內在同一分局連續發生三起槍擊案並且造成1死7傷也算破了這幾年紐約市的罪案紀錄了。

上個月10月28日中午12點左右,位於公園大道Park Ave和馬庫斯·加維大道Marcus Garvey Blvd之間的湯普金斯Tompkins政府樓群再次發生開槍案,案中無人受傷,在其中一棟政府樓通往后門的走道上發現8顆子彈殼;11月13日凌晨三點左右該湯普金斯Tompkins政府樓群路口的十字路口再次發生開槍案,幸好沒人受傷,警方在十字路口竟然發現15顆子彈殼,這簡直就像一個戰場,開槍擊案造成一輛停泊在路口的本田休旅車車身中三顆子彈,其中一顆子彈擊碎該車的後擋風玻璃,現在全紐約市的開槍案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而且很多槍擊案還傷及無辜。

大家還記得今年7月13日的一個夜晚,布魯克林一名一歲嬰兒在嬰兒車被幫派開槍流彈擊中死亡的案件嗎?這起「誤殺嬰兒案」當時轟動整個紐約市,開槍疑犯至今尚未落網,而嬰兒遇害現場離昨晚的Albany大道只是相隔僅僅8條街。據紐約警方資料顯示,今年前三個季度到8月9日的初步統計,紐約市已經發生了833起槍擊案並造成1017人受傷,超出2019年全年的466起槍擊案及551人受傷;2018年全年的449起槍擊案及548人受傷的所有數字一倍有多,而且還沒計算2020年的最后一個季度,相信槍擊案受害人數都已經是近二十多年來的最多。造

成這麼多的槍擊案以及罪案率飆升最大的原因如下:
第一:歸咎於紐約市府通過的一系列法案來「保護」罪犯的權益,包括今年年頭的「免保釋」法案,另一些犯法的罪犯不需要保釋金就可以輕松的遊走於法律的漏洞,在下次上庭應訊前繼續犯案或者棄保潛逃來逃避法律責任。

第二:在白思豪市長上台後針對警方執法設置了一系列的措施來限制警員的執法行動,包括警員巡邏時必須佩戴執法記錄儀,就算警員在執法時佩戴執法記錄儀而忘記開啟都會收到警察內部處分。

第三:限制警員巡邏時對可疑人物的攔路截停工作,造成很多罪犯明知道警員被限制攔路截停執法而隨意攜帶槍支進行犯法行為。

第四:今年7月15日紐約市府通過的「鎖喉法案」再次嚴格束綁警員在執法進行逮捕嫌疑犯時膝蓋不能觸及嫌疑犯的背部、胸部、在與嫌疑犯搏鬥時不能壓在嫌疑犯腰部以上的部位,不管是有意或者無心之失,否則警員會因為觸犯這些條例而被逮捕並且開除、失去所有退休金等懲罰,這是全美國執法部門最嚴厲、最荒唐的警察執法條例。

以上種種原因嚴重打擊警員的士氣與執法尊嚴,現在的紐約市警員是「罵不還口、打可還手」,沒有任何一個警員會呈英雄為了多逮捕嫌疑犯而令自己因為觸犯一些不可理喻的條例而身陷囹圄,畢竟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紐約市警員執法跟以前大不一樣,輿論大於一切,警員在執法時犯錯就是死罪—停職、開除、失去退休金,就算是執法正確,萬一受到投訴,除非警員自己運氣好或者使出渾身解數才可以逢凶化吉,否則還會遭受到警局內部各種各樣的懲罰,這也是為什麼今年頭10個月紐約市警員退休人數已經超出2400名,但是遠遠不止這個數字,因為還有很多提交退休申請但是被警察總局延遲批准的警員沒有計算在內,我們何時才能回到從前,回到那個天下太平的日子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