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哈德遜郡的澤西市和大西洋縣的大西洋城是是人口普查回覆率最低的區域。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哈德遜郡的澤西市和大西洋縣的大西洋城是是人口普查回覆率最低的區域。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距離2020年人口普查結束還有不到2個月的時間,從整體上看,新澤西亞裔社區人口普查率略高於平均水平。但專家指出,亞裔社區存在多元化及不同階層,高收入和低收入社區之間的回覆率存在明顯差異,「馬太效應」可能令亞裔社區最弱勢的群體存在被低估的風險。

參與新澤西人口普查媒體統計計劃的社區組織亞美聯盟指出,截至2020年7月21日,新澤西有許多富裕的亞裔家庭居住的艾塞克斯縣的人口普查回覆率為77.6%,遠超該縣56.7%的平均水平。而哈德遜縣和大西洋縣的回覆率則最低。
截至8月6日,根據「2020年難統計地區地圖(HTC 2020 maps)」,澤西市的回覆率為50.5%,大西洋城僅為41.3%,而新澤西平均回覆率為65%。
亞美聯盟研究和政策總監時浩煒(Howard Shih)表示,「人口普查尚在進行中,要說亞裔社區回復率不錯還為時尚早。」他指出,新冠疫情可能導致要對低收入亞裔社區進行統計變得更加困難,「比如Fort Lee、愛迪生,這些區域本來就是比較積極參與公民事務的社區,他們同樣也積極參與人口普查,所以我們對於這些地區回覆率高並不感到驚訝。我們擔心的是那些像澤西市和大西洋城未被注意到或資源不足的區域。」
時浩煒指出,在澤西市,有許多來自亞洲不同國家的國際學生或新移民,有的人在紐約市上班,有的人則因為疫情搬離了新澤西。而在大西洋城,還有許多亞裔在賭場工作。這些賭場因疫情關閉,他們許多人也暫時搬離了新澤西。而在澤西市,約有87%的亞裔家庭(5萬9942人)居住在難以統計的區域,大西洋城則有90%的亞裔家庭(約6394人)居住在難以統計的區域。
「新澤西為兒童倡議(Advocates for Children of New Jersey)」的政策顧問陳逸群則對英語流利程度有限以及沒有穩定互聯網的亞裔移民是否能被完全計算感到擔憂。
「亞裔非常多元。亞裔社區中有比白人教育程度、收入更高的群體,但也有低收入、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群體。」陳逸群說。近年來,由於越來越多的亞裔家庭搬離傳統的亞裔聚集區如華埠、韓國城、小馬來西亞,並分散至新澤西州各個地區,使得要了解亞裔人口較少的地區的亞裔回覆率變得較難。
缺乏社區外展是普查的障礙
陳逸群說,「例如在華裔社區,一個從美國研究生院畢業的人的英語流利程度和一個在餐館或衣廠打工的新移民是不一樣的。一個住在愛迪生的華人醫生比一名在澤西市餐廳洗碗的華人更有可能回覆人口普查。」
陳逸群認為,缺乏社區外展是阻礙許多亞裔移民參與人口普查的障礙之一,「我最大的擔憂是以亞裔使用的語言進行的外展活動可能並沒有深入到亞裔社區。我們經常聽到的是我們有許多英語人口普查材料,但我們沒有看到許多中文、越南語或韓語材料。即便人口普查局準備了一些這些語言的材料,問題是有多少傳遞到了社區?」
他認為,這令新澤西不同經濟階層的亞裔的人口普查回覆率之間出現差異——那些受教育程度高、收入高的亞裔更有可能參與人口普查,而那些弱勢群體則繼續面臨更多挑戰,也更容易不被統計。
陳逸群認為,對於英語流利程度有限、且難以理解人口普查問卷問題的人來說,通過電話參與人口普查可能是最佳方法,「如果你撥打電話,有人可以用你使用的語言帶你填完問卷。但電話參與的方式目前並沒有被高度利用,全國約有1800萬份問卷通過紙質回復,但只有140萬份通過電話完成。」
(本文為Montclair州立大學合作媒體中心「2020年人口普查:新澤西媒體統計」項目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