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爾斯說特朗普政府深諳美國移民法。
皮爾斯說特朗普政府深諳美國移民法。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特朗普政府推出的針對移民的嚴苛政策,包括利用疫情推進限制移民的政策表現出的其實是對美國移民法的精準掌握,但其結果只是推進了特朗普的政治目標,並無益於美國經濟,這是幾位移民專家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項目(EMS)近日舉行的相關主題論壇上分享的觀點。

於8月7日舉行的這場網上論壇請來多位移民界專家就疫情期間特朗普政府公布的移民政策進行分析,移民政策研究院政策分析師皮爾斯(Sarah Pierce) 說,該智庫剛剛發布了一份報告,對特朗普政府公布的400多條移民政策進行分析,發現很多政策反應了特朗普政府對美國移民法的深入了解。這些政策很多是法律原本就有的規定,但之前從未執行,比如一條新政建立在一條1996的法律之上,允許海關和移民執法局向違法居留的無身份移民每天收取最高799美元的費用。公共負擔法政策也是如此,特朗普政府只是對原有法律進行了重新定義。

家庭團聚及抽籤者受影響

皮爾斯說,疫情期間特朗普政府發布的三條移民相關政策值得關注,其中聯邦疾病防禦署以疫情為理由下令關閉南部邊境也是建立於1944的一條法律之上,改法律允許醫療署長決定限制有「公共衛生危險」的移民入境,這條法律之前很少執行,這次被用在了南部邊境上。

4月22日,總統宣布為保護美國人的工作機會限制合法移民入境,從家庭團聚綠卡到抽籤綠卡獲得者都受到了影響,特朗普政府長期推動國會結束抽籤綠卡未果,現在也籍此實現了。6月24總統宣布限制非移民簽證外國人入境,其中包括從H1B工人到H2B臨時勞工。這也是之前聯邦政府對H1B申請嚴格審查做法的繼續。她說這些政策造成的影響,即使疫情結束,也很難恢復。

Mathews Peddibhotla律師樓移民律師派蒂霍拉(Kalpana Peddibhotla)說特朗普競選時就承諾將把非法移民擋在境外,但上任後開始擴大到限制合法移民,比如停止了H1B申請的快速通道、把H1B簽證的延期當成新申請來處理等,疫情中發布兩條新政策只是這種思維的延續。她說《移民和國籍法》中有一條允許總統禁止移民入境,如果他發現這樣做符合國家利益。限制特朗普總統將移民解釋為危害美國經濟利益,把他的政策定義為為保護國家利益而禁止移民入境,但眾多研究已經表明移民對經濟不僅沒有負面影響,反而促進經濟增長。總統說疫情間禁止移民入境的政策保住了52萬5000個美國工作職位,但這只是因此不能入境的移民人數,而不是美國工作職位的數量。

她說,移民局最近調漲移民申請費用的通知說「移民和國際學生對美國科技行業有突出的貢獻」。移民比本土出生人士創業的比率高兩倍,2000年國會參院的一份報告也指出美國的工作機會與H1B持有人的關係不是「零和」。疫情期間雖然美國失業率上升,但並不是在高科技領域,五月份發布的一份報告發現美國科技行業失業率只有2.5%。「總統的兩條新政策宣稱可以幫助經濟迅速恢復,其實只是推進了自己的政治目的。」她說。

全國移民法律中心移民政策維權專員羅特格斯(Ignacia Rodriguez)說,最高法院6月的裁決要求恢復奧巴馬夢想緩遣DACA項目,7月28特朗普政府就此發布的新政卻改變了DACA原有的模式,要求移民局拒絕新申請,並拒絕DACA持有人提出的回美紙(advanced parole)申請,已經發出的回美紙仍然有效,但她建議DACA身份即使有回美紙,出國旅行前最好諮詢律師。同時新政規定已經獲得DACA的人可以申請延期,但延期的有效期從之前的兩年改為一年,這相當於把DACA申請費用增加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