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者承認,現時大多數留守者都是遊民。Byron Smith/紐約時報
組織者承認,現時大多數留守者都是遊民。Byron Smith/紐約時報

本報訊

上月開始的「佔領市政廳」行動,原意是創造一個全新的政治空間,在夏日的天空下,和平的示威者輪流發表演講和授課,為的是爭取對紐約市警務處削資。

《紐約時報》報道,在過去一周,抗議者人數急劇下降,而留下來的抗議者承擔了新的責任:照顧數十名遊民,繼續為他們提供免費食物及露宿營地。

事實上,原本支持「佔領市政廳」行動的當地居民,也抱怨該地變成了混亂的棚戶區,並且偶爾發生暴力事件。有幾名駐守醫生本周也宣布離開,原因是覺得營地已變得不安全。隨著人們聚集在一起,有時甚至沒有戴口罩,新冠疫情爆發危險令人憂慮。

組織者承認,現時大約100人仍然睡在帳篷和公園的地面上,其中大多數人是遊民,但表示他們現時承擔起市府的工作,為遊民提供食宿。此外,雖然公園內的確曾發生暴力事件,但他們正在尋找沒有警察介入的解決方法。

營地距市政廳僅數呎之遙,成為市長白思豪棘手的政治問題。市長發言人拒絕置評,僅稱自市政廳公園抗議活動開始以來,311熱線合共收到12宗投訴,但都不涉及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