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顧客在「火上面」歇業前為陳隆和他的團隊拍攝的照片。來自「火上面」微信群
一位顧客在「火上面」歇業前為陳隆和他的團隊拍攝的照片。來自「火上面」微信群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自疫情爆發後,紐約市的小商業成為首當其衝的行業。市府16日下令餐廳禁止堂食,只可提供外賣或到店取餐服務,使得一批小商業不得不被迫歇業。位於法拉盛新世界中心地下一層美食廣場的「火上面」是美東第一家主打武漢熱乾麵的小食店,因為新冠肺炎而成為紐約華文及主流媒體關注的焦點。

由於新世界中心美食廣場各食鋪均靠堂食為主要收入,在相關政策下,許多店紛紛閉門歇業。而它們為了減少損失,申請市府相應的救濟計劃也並非一帆風順。

「火上面」的東主陳隆是一位土生土長的武漢人,2015年底來紐約打拼的他,講話時還帶著「彎管子」普通話的鄉音。談起最初創辦「火上面」的原因時,陳隆在電話那邊靦腆一笑,「跟很多人一樣,就想吃自己吃習慣的東西,發現紐約甚至美東都沒有武漢的食物,就想開間店。」

陳隆並不是心血來潮,為了還原他記憶中的家鄉味道,他回武漢拜師學藝了近一年。武漢熱乾麵的麵是食物的靈魂,這種鹼麵在美國沒有生產廠家,陳隆便從中國購買了製作鹼麵的機器運到美國。在通過不斷地調試,成功在紐約複製了武漢熱乾麵、豆皮、面窩、鮮魚糊湯粉、重油燒賣等特色小吃。

小店去年7月開張,憑著那股子正宗武漢味兒一下子吸引了來自紐約、康州、新澤西甚至麻省的食客,還有人從佛羅里達來紐約玩時特地去店裡點一碗熱乾麵解饞,有的離家多年的武漢人吃著吃著就掉下了眼淚。小店開業3個月,在微信上建了個微信群,憑著口碑相傳很快就達到了500人上限。

然而,當陳隆準備大展拳腳之際,新冠肺炎在中國爆發。紐約法拉盛、曼哈頓華埠、布碌崙8大道的華人社區首先遭到衝擊,人流大減,「武漢封城的消息傳來後,這裡的生意就少了一半。」陳隆說。2月底,在紐約排除了多例疑似新冠患者後,人們漸漸放鬆了警惕,「火上面」的食客又多了起來。但隨著3月紐約確診新冠患者人數指數級地上漲,法拉盛商家的生意又呈現斷崖式地下跌,「到歇業前差不多掉了80%。」

禁堂食後將開始歇業

市府16日下發禁止堂食令後,陳隆當晚在微信群裡宣布17日將開始歇業。不少熱心的食客紛紛下單,將店中的存貨買走。陳隆說,由於店內主要利潤來源於堂食,外賣量並不大,所以索性歇業。還有熱心食客告知了陳隆市府推出的政府援助貸款的措施。紐約市推出的政策是,僱員人數少於100人且近期銷售額減少25%或以上的商家,有資格獲得7.5萬元的零利率貸款,以應對商業資金困境;市府還將向僱員少於5人的小商家提供補助金,幫助其支付僱員2個月的工資成本的40%,約6000元,以幫助小商家在這段困難時期留住員工。

面對每個月仍要繳納的包括商鋪租金在內的近3萬元的開支,陳隆動了申請援助的心思。

但是,申請援助卻並不容易。陳隆說,市府對於申請的商家在資格上有一定的審核,需要商家提供大量的資料證明,「比如需要3月的稅單,但3月的稅單根本還沒有出來,所以申請就卡住了。還需要看到底哪些材料是必要的。」目前,他也沒有接到其他部分或機構主動提供幫助。

對於未來,陳隆覺得充滿了不確定性,「沒有人知道會怎麼樣,所以也沒有什麼具體打算,要看到時的狀況,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陳隆說,現在想要退出市場也不可能,「你退租前需要將商舖轉讓,現在也沒有人接手。」

「火上面」面臨的申請援助的困難也折射了大部分小商家的困境。根據市府3月20日的通報,自3月10日起,已接到466份線上申請。市府表示,可能無法立刻滿足所有需求,但在初期已聯繫了約400家企業。而在紐約市約有22萬家企業,其中98%為小商業。

但陳隆對於未來也並不是很擔憂,「每天基本上都待在家裡,能夠做一些自己平常沒時間做的事,比如陪伴孩子和家人,做做木工之類的。」對於目前中國與美國的抗疫作法,他比較讚賞中國更為嚴格的管控措施,「但你不可能要求這邊的作法和中國一樣,但如果大家都覺得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那就好辦一些。就像之前大家都覺得中國人戴口罩是一個很無知、很大驚小怪的舉動,但是現在他們發現中國人做的可能是對的,可能應該像中國人學習。」

美東首家武漢麵館「火上面」因疫情暫時歇業。
陳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