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ory在營口所住用於隔離的酒店。
Ivory在營口所住用於隔離的酒店。

本報記者丁文妍紐約報道

紐約的春天因新冠疫情而蒙上了一層陰影,據統計,中國境外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已經超過了中國境內,本就已經十分擔憂的留學生們因學校課程改成網課和畢業典禮被取消等原因,更失去了呆在美國的理由,紛紛踏上了返鄉的旅程。

然而,疫情數字一天一變,各地機場和航班的政策也在持續變化,即使下決心回國,也面臨著諸多問題。

在哥大讀研的Ivory這學期是她研究生生涯的最後一學期,面臨這課程改成網課,畢業典禮也取消的現實,Ivory認為已經沒有必要繼續留在紐約,決定回國。

本已定了4月1日從日本轉機的機票,日本領事館卻關門無法簽證。她隨即將機票改成台灣轉機,可剛買完就看到新聞說台灣3月24日凌晨開始取消中轉。在不清楚禁止中轉的時間是按照飛機起飛時間還是中轉時間來算的情況下,Ivory將自己的機票改為紐約時間23日凌晨1時起飛,希望能趕上最後一班中轉台灣離開紐約的飛機。

「我發了微博,有很多人評論,但沒有一個人可以給出確切的說法。」Ivory只好托朋友從中國打電話給長榮航空, 又同時和朋友在網上語音通話,通過三方通話,終於弄清楚航空公司會按照起飛時間計算,她乘坐的航空仍可以在台灣轉機。

好景不長,安心等待的Ivory在22日晚上6時收到網友私信,稱甘迺迪機場的長榮航空說這個時間不能轉機。Ivory急忙打到甘迺迪機場,客服卻態度傲慢表示,哪怕過了安檢也不能上飛機,現在放棄這趟航班還能退票。然而,離上飛機只有幾個小時,Ivory不願就這樣放棄,半小時後她托了一位朋友重新打電話,這次的客服態度溫柔,並確認這是最後一班可以在台灣轉機的飛機。

嚴格檢查旅途和填不完表格

「我感覺政策當時也沒說很清楚,取決於航空公司怎麼執行,讓它走也有道理,不讓走也有道理」Ivory說道。

測完體溫,Ivory順利登上飛機。她準備了口罩和手套作為自己的在飛機上的防護。她表示,飛機只坐了80%到90%的位置,大部分都是留學生,一半人穿著防護服或雨衣。有些人戴著護目鏡或眼鏡,還有人戴著墨鏡。

在飛機上,每個人都要填寫一張「健康聲明表」,內容包括過去14天去過哪裡、姓名、住址、身分證號或護照號等。

「到上海以後在飛機上叫了大概7、8個人先下去,叫的是名字和座位號,不知道為什麼。」Ivory說道,這些人下飛機之後,所有人從頭等艙開始依次下機,每次60人左右,她表示經濟艙第一排和最後一排的下機時間大概差了3個小時。

下飛機後有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與旅客一對一溝通,查看填寫的表格與護照,以及測溫。此外,工作人員會給旅客的護照上貼上標籤,分別為綠色和黃色,Ivory稱從美國回去的旅客護照上的標籤都是黃色。

除了台北,上海也是Ivory的中轉站,她於是又開始填寫中轉旅客表格。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到了上海後這些國際旅客全程都是和普通旅客隔離的,他們會被帶到專門的大廳等待轉機,且是第一批上飛機,坐在飛機的最後面,和前面的國內旅客隔了六七排,有專門的空姐服務。

Ivory表示,「從上海落地後,除了等的時間有點久,但工作人員指示很明確,工作也很熟練。」

旅程還在繼續,在中國,一路上Ivory等旅客的行程都被絕對隔離。

上海之後的下一站是大連機場,飛機落地後,Ivory等國際旅客被單獨的機場擺渡車接走,連行李也是分開擺放。在大連機場,她繼續重複進行著測量溫度,填寫表格的流程。離開大連機場,半夜12點,Ivory終於輾轉到達家鄉營口。再一次填寫營口的健康表格後,被送到方艙醫院進行集中核酸檢測,若檢測出陰形,就送去酒店隔離,陽性則直接送到醫院。

Ivory的檢測結果是陰性,這意味著未來的14天她要在酒店度過。

Ivory稱去酒店隔離也有社區工作人員專門去醫院接人,酒店看起來是四五星的標準,但需要自費200人民幣一晚,吃的東西也會有專人來送,按鈴放在門口,家人每天9-11點可以送東西到酒店樓下,但不能見面。

各地機場隔離的差異

回憶起這36個小時,Ivory感歎「國內的人挺溫暖的,沒感覺像之前在微博看到的一些對留學生的負面消息那樣。」

儘管如此,她此前也有過困擾。因之前將航班飛行信息放在網上和網友分享,Ivory收到了很多人私信「抬槓」,這讓她很不開心。她表示自己本來是好心將自己得到的消息放在網上,沒想到一些網友「第一反應不是我要感謝你,而是質疑消息真假,讓我感覺很不爽。」

即使如此,Ivory還是希望自己的經歷能對即將回國的朋友起到借鑒作用,在到達隔離點後,又將自己在上海轉機的經歷分享在微信群組中,這一次,大家紛紛回復感謝。

這一路的經歷也讓Ivory看到各地機場不同的政策,她表示無論上海機場還是大連機場管理都「特別有秩序」,但在台北轉機時可以隨意移動,並沒有任何限制。「我們在上海和大連機場所有道路和普通旅客都是分開的」Ivory說道,「如果台灣和香港也可以這樣嚴格執行隔離,那就完全可以接受中轉旅客。」Ivory稱目前台灣與香港已關閉航班中轉。

沒有了畢業典禮,本應在5月畢業的Ivory就這樣匆匆和紐約告別,之後「應該不會再回來了」,但她感到「挺幸運」,能趕上最後一班飛機回家,「很累,但是覺得很安心。」

Ivory在到達隔離點後在微信群組中分享自己在上海轉機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