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爆發疫情後,傳統型外賣和新型網絡送餐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資料圖片
紐約爆發疫情後,傳統型外賣和新型網絡送餐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顏星悅紐約報道

受新冠肺炎影響,紐約百業蕭條,但外賣行業異軍突起,其中傳統型外賣和新型網絡送餐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

從事外賣行業10多年的朱立強於23日表示,他所在的餐館從上周開始歇業,他不得不停工,「現在沒有收入,只能靠存款度日。希望房東允許推遲交房租,不然日子真的很難過。」他還是美國外賣從業者聯合總會的副會長。據他了解,疫情爆發後約有2/3的紐約華裔外賣郎停工,他們都跟著餐館一起歇業。

54歲的外賣郎周平青在紐約送外賣超過20年,他最近也隨著餐館一起歇業了。「9/11恐襲事件時我在曼哈頓送餐,當時的生意都沒有現在這麼潦倒。」他說,「現在大部分餐館連外賣都不提供,讓我們外賣郎的日子難上加難。」58歲的外賣郎陳逸武於24日表示,他也從上周開始停工,「我送外賣10多年,現在是最艱難的時候。我年紀大了,不想冒著被感染的風險賺錢1,我更想趁機休息,陪伴家人。」

新型外賣郎:近期收入增20%

然而,網絡送餐平台的外賣郎確是另一番景象。黃嘉豪是送餐平台Uber Eats的外賣郎,他表示,每天的工作時間由自己決定,非常自由。最近訂單量猛增,他忙得昏天黑地,但他規定自己每天工作不超過8小時,「近期收入比往常多20%左右,而且顧客給小費比平時大方許多。」

送餐平台Chowbus的創始人溫林鑫表示,近期該平台的點餐量每周增長50%左右,「最近我每天工作到凌晨2點,需要和餐館、外賣郎、後台等方面協調,壓力和責任兼具。」由於近期業務量猛增,該平台急需外賣郎,尤其是曼哈頓地區。

想要成為該平台的外賣郎,可以訪問網站chowbus.squarespace.com/driver/,或發送電郵至driverops@chowbus.com。

他指出,最近不少食客支持外賣郎,付小費很大方,外賣郎的小費比往常多了20%。除了送餐,該平台還有超市配送服務,外賣郎忙得不可開交。近期超市缺貨、餐館員工減少,導致配送和出餐時間稍許延長,希望顧客諒解。

儘管紐約的防疫命令允許餐館提供外賣,仍有不少餐館徹底歇業。溫林鑫表示,紐約市與Chowbus平台合作的餐館中,20%至30%完全歇業,不提供外賣。但同時,一些精品餐館開始加入送餐平台,比如高端火鍋店,這給外賣郎增加了送餐難度。

送餐平台「熊貓外賣」的全球戰略主管陳攀文表示,近期紐約的下單量比往日至少增加20%,許多平時不點外賣的食客開始點餐了,讓外賣郎忙得焦頭爛額。該平台一直在招聘外賣郎,錄取後會提供專業的培訓,並為他們準備洗手液、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要求他們採取無接觸式送餐,保護自己和顧客。想要加入外賣郎隊伍,可以訪問其官網https://hungrypanda.co/driver-cp.html了解詳情。

他指出,最受疫情影響的其實是小商家,熊貓外賣秉持著「商家不打烊,我們不歇業」的原則,幫助商家提升下單量,所以近期該平台的外賣郎非常忙碌。他相信,紐約解除防疫命令之後,顧客還會繼續使用送餐平台,「人和網絡越來越緊密,網絡訂餐可能會取代傳統訂餐,成為未來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