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涵在西安交通-利物浦大學。
周大涵在西安交通-利物浦大學。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移民政策收緊、學費上漲使前來美國留學的學生人數出現下降趨勢,而世界範圍內留學生的人數卻仍在持續增長,兩種作用力的結合將會給留學領域帶來什麼樣的新趨勢?美國教育機構DrEducation的留學生研究專家周大涵(Rahul Choudaha)博士預測,中國或將成為留學生的主要目的國家,引領新一波留學熱潮。

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去年底公布的《開放大門》留學生數據報告,2018-2019學年裡,在美國註冊的國際留學生人數為87萬2214人,比上年減少2.1%,持續了上一學年的下降趨勢,本科生和研究生人數均有所下降,其中本科生下降了2.4%,研究生下降了1.3%,而新註冊學生比2015-2016學年創下的30萬人最高紀錄下跌了10%。而註冊中國大學學位項目的國際留學生人數在2016年卻達到20萬9966人,比2007年增長了兩倍多。
剛剛到中國考察了多所中外合資大學的周大涵認為,中國一帶一路政策帶來的鼓勵外國留學生赴華留學的獎學金項目,以及中外合資教育機構的增多,將大大提升赴華留學的性價比,在英美國家縮緊移民政策的政治氣候下,為中國成為主要留學目的地國家拓展道路。
全球留學趨勢分三波浪潮
周大涵將2001年至今的全球留學趨勢分為三波浪潮,2001年到2008年的第一波浪潮,在9/11恐襲的影響下表現為留學生開始選擇包括英國澳洲等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作為目的地;2008年到2016年,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財政吃緊的美國大學開始全力推動留學市場,留學生又開始大批來到美國;第三波浪潮則是2016到2024年,周大涵認為新的政治氣候和移民政策將使留學生再次遠離英美國家。
而由於世界經濟的增長,進入上中等和高收入的國家留學需求持續增加,在這三個階段,世界範圍留學生人數的增長都在50%以上,那這些留學生今後何去何從?周大涵認為到中國留學將開始成為熱門。
他說,中國、韓國、台灣、日本等亞洲國家和地區自從1990年代就開始加大力度提高大學教學質量,中國2003年公布了中外合作辦學框架政策,到2017年已經建成了9所中外合辦大學、57家合資教育機構以及1086個合辦教育項目,他這次赴華考察的紐約大學上海分校、諾丁漢大學寧波分校、西安交通-利物浦大學、杜克大學崑山分校等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這些學校帶來了歷史悠久的歐美大學的優質師資,學生畢業後可獲得聯合學位,而費用又比歐美國家便宜,使他們越來越多的獲得國際留學生的青睞。
周大涵表示,雖然中國政府在宣傳和教育領域也開始嚴格把控,中國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或許也會給留學生帶來困擾,但中國政府提供的豐厚的留學生獎學金將抵銷這些因素的影響。「中國曾經以最大留學生來源國引領了世界第二波留學生潮,今後更可能作為最大目的國引領第三波留學潮。」周大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