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對於紐約人來說,鵝肝可能只是餐牌上其中一道美食,但對於紐約市西北部多個貧窮縣區來說,鵝肝的角色截然不同。
《紐約時報》報道,在脆弱的地方經濟中,任何政策改變都會造成骨牌效應。美國生產的幾乎所有鵝肝,均來自沙利文縣(Sullivan)的2個養鴨場,那裡有大約400名工人,主要是墨西哥和中美洲移民賴以為生。
當地人說,將於2022年生效的紐約市鵝肝禁令,威脅到與這兩個農場有關的所有企業,從鄰近的鴨子飼料場到修理農業設備的機械車間,甚至是往來市場與餐館的送貨司機,全部均會受到影響。
與此同時,該縣正受鴉片類藥物危機的嚴重打擊,為數不多的戒毒治療計劃,也是在鴨場支持下才能繼續。
於1997年從墨西哥來到美國的萊昂,一直在農場內工作,她擔心一旦農場關閉後,年紀較大的工作將難以找到新工作。
州參議員兼農業委員會主席梅茨格表示,紐約市禁令嚴重打擊一個已經陷入困境的社區。她曾在進行表決之前邀請市議員參觀農場,但沒有人參加。 她指出,「這些農場與飼料廠、車廠、銀行一脈相連,也是當地學校系統的主要財源。作為立法者,我們必須考慮任何行動所帶來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