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涵。
周大涵。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最新公布的《開放大門》留學生數據報告(Open Doors),2018-2019學年美國的註冊國際學生比上年有所減少,但中國學生人數仍然居各國留學生之冠。但美國教育機構DrEducation的留學生研究專家周大涵(Rahul Choudaha)博士對這些數字進行仔細對比研究認為,中國本科生數量已經顯出疲軟態勢,明年將會繼續減少,給美國大學、特別是一些地區的公立大學帶來壓力。

這份本月18日公布的報告發現,2018-2019學年裏,在美國註冊的國際留學生人數為87萬2214人,比上年減少2.1%,持續了上一學年的下降趨勢,本科生和研究生人數均有所下降,其中本科生下降了2.4%,研究生下降了1.3%。但因為持有OPT的國際學生人數增多,所以美國留學生總人數仍然超過109萬,比上年略增加0.05%。而新註冊學生比2015-2016學年創下的30萬人最高紀錄下跌了10%。
中國仍然是美國國際學生最大來源國,中國學生人數達到近37萬人,佔全部國際學生數量33.7%,其次為印度。2018-19學年在美國就讀的中國留學生,比上學年增加1.7%。相比去年3.6%的增長率有所放緩。
周大涵分析這些最新數據後說,事實上美國留學生新註冊人數減少很大程度上是中國本科生、印度研究生和來自沙特阿拉伯的新註冊學生人數將少導致的。他說,2018-2019學年美國印度學生絕對增長人數為1467,中國則為287,這也是印度絕對增長人數首次超過中國。印度本科生人數的迅速增長顯示了印度中產階級的興起已經造就了很多能夠負擔得起美國本科教育的家庭,這與中國10年前的情況很像,那時候中國本科生也開始迅猛增長。但2018-2019學年中,留美中國本科生人數幾乎沒有增長,這也預示了明年中國本科生人數下降的趨勢。他自己收集一些美國大學今年秋季註冊人數的數據已經顯示了這個趨勢。
周大涵說,這對於美國一些高中畢業人數減少地區的公立大學將會帶來很大的壓力,因為這些大學可以從國際學生身上收取比本地生多三四倍的學費,對很多學校中國留學生已經成為其經濟支柱。
周大涵說,這些數據顯示了,中美貿易戰和簽證縮緊對中國學生已經帶來的影響,中國家庭會出於安全和簽證原因考慮,更傾向於送孩子去澳洲、英國或加拿大讀書。另外美國留學生工作簽證難拿也成了國際學生的制約因素,畢業以後工作機會的減少將降低留學美國的性價比,使得更多國際學生放棄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