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步把司機當成獨立承包商而不是僱員的做法,一直在全國引起爭議。Jeenah Moon/紐約時報
優步把司機當成獨立承包商而不是僱員的做法,一直在全國引起爭議。Jeenah Moon/紐約時報

本報訊

新州州府要求優步為其司機繳回多年未付的6億4900萬元僱傭稅,並指該公司一直以來錯誤地將司機歸類為獨立承包商,而不是僱員。

《紐約郵報》報道,新州勞工和勞動力發展廳於本周向優步及其子公司Raiser發出要求,指稱審計發現公司於2014年至2018年期間欠繳5億3000萬元稅款,並尋求支付1億1900萬元利息。
此案代表著全國各州如何面對網召車公司在僱傭問題上的核心爭議,也是首次有地方政府向優步索取工資稅。該網召車龍頭在全國擁有數十萬名司機,但一直強調是獨立承包商而非直接僱員。
優步發言人對新州的審計結果提出異議,「我們正對初步報告提出挑戰,因為無論是在新州或其他地方,司機都是以獨立承包商身分合作」。
目前在全國各州市,也正對網召車公司採取積極行動,這可能令其商業模式出現重改變,例如在紐約市,雖然網召車司機並不納入僱員身分,但就可以獲得最低工資。
上周,新州參議會通過法案,可能會限制某些企業將僱員歸為獨立承包商。作為僱員的話,司機將有權獲得基本保護和福利,例如加班費、醫療和失業保險。
根據行業估計,如果監管機構或法院要求優步或Lyft把司機列為僱員,勞動力成本可能會增加20%到30%。
新州勞工和勞動力發展廳長安傑洛發聲明表示,目前正嚴厲打擊員工錯誤分類的行為,並批評此舉將扼殺勞動力,對經濟造成巨大損失。
勞工團體對新州的行動表示讚揚,紐約的士工人聯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執行總監德賽指出,「這是對『零工經濟』的一次嚴厲譴責,我們希望可以滲透到其他領域。新州發出的訊息是,州勞動法並不由公司制定。」
早前已有一些優步司機在新州提出起訴,聲稱他們是僱員,卻沒有得到足夠的薪酬或補償。代表律師形容,今次州府採取的行動是雙重打擊。
律師指出,優步控制著司機何時工作及工作時數,卻沒有支付加班費,並指司機扣除向公司「上繳」營運費之後,有時薪水還不及最低工資,「優步對司機的工作有完全控制權,因此他們應被視為僱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