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周靜然

市長辦公室司法改革小組通過市議員陳倩雯辦公室安排,特意在9日早上與華文記者更新社區監獄的資訊,四區小型監獄計劃涉及四個社區,但會議是清一色華文記者,究竟他們是衝著星期日千人在華埠反監獄怒吼抗議而來,還是這周末4位流浪漢被隨機謀殺響起的社區安全的警鐘,就不得而知。

 
會議全無新意舊調重唱

 
可是一個多小時的會議,全無新意,舊調重唱,對於記者各種提問,都是繞圈子和反覆的官腔空談,最重要的是在答問過程中,再次充分反映遷移監獄計劃未見周詳,為了關閉雷克島監獄前提,社區小型監獄在未獲各社區的共識下,漏洞百出,危機四伏,而華埠監獄是四座監獄中最高一座,並且是在華埠的心臟地帶而最被質疑。
還有一個星期就是市議會對社區監獄ULURP程序投票表決,贊成的不斷進行游說,反對的籌備抗議和法律訴訟,市長辦公室司法小組昨日作最後衝刺,希望通過媒體報道獲得社區的支持,事實上,他們對司法改革的誠意無容置疑,對新監獄的建造藍圖是充滿希望,但是對於記者提問,卻無法一一具體解答,這也是令華人社區寢食不安的理由。
記者提問包括,各社區的族裔及環境各異,為什麼把4區監獄ULURP程序綑綁在一起?陳倩雯在市議會公聽會公開強調,監獄高度難以令人接受,但至今華埠監獄依然是450呎(45層高),小組為什麼不把聽證會的證詞進行任何改動?現時拘留所約600人,實際可容900人,將來社區監獄可容1150人,增加的250人,為什麼須從現時14層高的監獄增高至45層,那增幅是不合比例。依目前來看,犯罪人口每年減少,這是基於目前是「進步」民主黨的市長執政,如果下屆紐約市是位嚴峻的保守人士,罪犯人口有可能會大增,那社區監獄是否可容大量犯案人口?同時把目前監獄完全拆卸建造新監獄,如何保障華埠交通狀況?如何保護在監獄邊松柏大廈老人的安全、泥污、空氣及噪音?本周末隨機謀殺了4人的嫌犯就是進出拘留所14次的慣犯,以後新監獄等待被審的正是同一類人,如何保障社區的安全?

 
新建議書市長不會接受

 
上周四的建築師把修繕及改建雷克島監獄進行新建議,並以渡輪作為交通可減輕囚犯往返交通費用,次日這份建議書分別送到各市議員及市長辦公室,司法改革小組如何回應?
上述系列問題,小組不斷圍繞建造新監獄是得到4位市議員的支持,並認為新監獄是司法改革的重要里程,他們還說,現時無法具體保障松柏大廈任何狀況,不過市府公開向全國招標,那些合約商對拆卸及建造的規則肯定按照法律進行。至於新建議書,小組說市長不會接受,因為重建雷克島監獄與關閉雷克監獄是互相牴觸。
小組並說,監獄高度及人口密度有待下周市議會的討論及表決,就不是司法小組可以預估及控制。
社區的怒吼和抗議似乎沒有動搖到市長及市議員的意願,對於監獄許多置喙和疑團的細節,改革小組無法提供令人放心的答案。
看來,下周市議會表決後,社區的撕裂,會進入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