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迪耶把事件歸咎於多年以來遭受的恐同欺凌。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塞迪耶把事件歸咎於多年以來遭受的恐同欺凌。Gregg Vigliotti/紐約時報

本報訊

2017年野生動植物保護學校(Urban Assembly School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發生的校園一死一傷刀案,被告同志學生上庭辯解,拒絕為暴力事件負上任何責任,並堅稱不記得把刀刺入同學的那一刻。
《紐約郵報》報道,19歲的塞迪耶把事件歸咎於多年以來遭受的恐同欺凌,並指當時被一群同學在歷史課上包圍,用筆、紙球和拳頭襲擊。他聲稱,當時只是出於自衛。
案發於2017年9月27日,被控誤殺的塞迪耶表示,當時掏出彈簧刀只是希望阻止其他人接近,可是,同學們不只沒有被嚇止,更大肆嘲諷他。
塞迪耶稱,15歲的麥克里站在他面前,朝他的左臉打了兩三拳,他只能舉起左手擋住襲來的拳頭。最後在爭執期間,麥克里胸口被刺中死亡;另外,嘗試阻止的16歲拉博伊也遭刺傷。
塞迪耶稱,不記得何時把彈簧刀從右手交到左手,也不記得把刀刺入兩人身體的一刻,「我知道當時有人從背後打我,令我跌倒在地上。之後,我只記得一名學校工作人員叫我把刀交給她,然後聽到走廊發生了很大騷動,有人大叫『快叫救護車,流了很多血』。」
在作證期間,塞迪耶表示自從5年級留長髮以來,一直被同學欺負,10年級時把頭髮捐給癌症慈善機構後,仍繼續被人取笑是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