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規劃委員會就市府監獄計劃昨日舉辦公聽會,但於下午5點半左右提前結束。
市規劃委員會就市府監獄計劃昨日舉辦公聽會,但於下午5點半左右提前結束。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紐約市府要關閉雷克島監獄並批准在四區相關選址重建或重新設計監獄必須經過「統一土地使用審查程序(簡稱ULURP)」,作為ULURP的一部分,市規劃委員會(CPC)10日在約翰傑刑事司法學院舉辦公聽會,聽取各方對市府監獄計劃的意見,而該委員會的決定這也是ULURP程序中首個具有約束力的決策。然而,原計劃畫從早上10點進行至晚上10點的公聽會卻於下午5點半左右提前結束,令不少下班趕來參與的民眾吃了閉門羹,不少人批評公聽會提前結束缺乏對民眾的尊重,舉辦的時間讓上班族難以參與發聲也令此公聽會「不公平」。

市規劃委員會舉辦的此次公聽會是市府區內監獄計劃ULURP程序中繼社區委員會公聽會、區長辦公室公聽會後的最後一次公眾可以發表證詞的公聽會。此前,委員會曾公布公聽會時間從上午10點持續至晚上10點,因此有不少當天要上班的民眾計劃在下班後參與公聽會發表證言。但在下午5點半左右,委員會宣布,當日登記發言的111名民眾均已發言完畢,公聽會提前結束。
此消息宣布後,引起現場譁然。許多在場民眾詫異,「怎麼提前結束了?還有人在趕來的路上。」華埠多名民眾就計劃分上午、下午3點半及晚上6點三批抵達會場,於下午發言的且林士果塔董事會成員許俊豪在得知公聽會提前結束後,緊急電聯正在前往會場的華裔民眾,「他們還有幾分鐘就到了,我跟他們說不用來了。」
「堅尼路以南鄰舍聯盟(Neighbors United Below Canal)」成員之一的馬泰(Christopher Marte)就在會議結束的幾分鐘後匆匆趕到會場,「這完全不公平,我們本可以上網提交證詞,但我們仍選擇來現場發言。因為這是民眾唯一的可以站在市規劃委員會前發聲的機會,且通過直播我們的聲音可以被全市聽到。委員會對民主的限制,對那些無論是否支持計劃的人的發聲的限制是十分不尊重人的。」馬泰表示,自己下班後儘快趕到會場,但仍喪失了發言的機會,而上午10點開始的公聽會也讓很多上班族無法到場登記發言,「委員會應當再辦一場公聽會,讓那些遲到的人可以發言。」
市規劃委員會則表示,當天6點半前趕到會場的民眾仍可現場提交證言。此外,書面證言可在7月22日前登陸市規劃局網站https://www1.nyc.gov/site/planning/about/commission-meetings.page提交。
在當天的公聽會上,約有五六位華人發表了反對市府監獄計劃的意見。「堅尼路以南鄰舍聯盟」共同創辦人李卓勳指出,刑事司法改革的道路漫長,但「不能通過犧牲華埠低收入少數族裔耆老的生命來為縮短這一道路舖路。」他表示,鄰近華埠監獄選址的松柏大廈的老人的健康和生活將深受監獄拆除、建設等過程的影響,該聯盟正與紐約大學朗格尼億元和麥迪臣社區中心合作,準備發布一份具體闡釋拆除建設工程對老年社區影響的報告。他指出,市府應當僱用第三方獨立機構在實施監獄計劃前就充分地對鄰近社區進行環評,正確估計計劃可能帶來的影響,而不是亡羊補牢。此外,李卓勳也表示,市府在監獄計劃的ULURP過程中存在許多違規操作,該聯盟正與律師聯繫,計劃對有關方面提起訴訟。
松柏大廈行政總監黎重旺表示,華埠經歷9/11重創、柏路封街後經濟尚未完全恢復,市府如今要在已有3座監獄的社區再添加一棟世界最高監獄實屬不公。市府用來投資興建監獄的110億元應當投資在高犯罪率和高拘留率的地區,改善人民生活、相關服務項目及社會服務。
許俊豪則痛批市府在進行有關區內監獄計劃的決策時缺乏對社區意見的考量,「我們社區在ULURP的每一個步驟中都提交了與監獄計劃存在的問題有關的證言、請願和研究,結論就是設計的監獄對我們的社區來說太大了!但我們的意見卻沒有被聽取,市府還是一意孤行想要這個計劃被批准,它一直說要讓監獄更小,但卻沒有具體方案。」他呼籲市規劃委員會否決這項缺乏具體實施細節的計劃。
聯成公所主席助理蔡孟玲則呼籲更多華裔民眾應當積極發聲,表達對監獄計劃的意見,「如果委員會批准了該計畫,下一步將推進到市議會。當地市議員的意見將影響市議會同僚的投票,所以我們希望所有受監獄計劃影響的區域的民眾致電當地市議員反映意見。希望華埠市議員陳倩雯也能聽到我們的心聲,為我們投上反對的一票,不要讓華埠成為監獄城。」

且林士果塔董事會成員許俊豪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