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10日市規劃委員會舉辦的公聽會上,許多支持關閉雷克島、進行司法改革的人士也出席聽證會並發言。他們從交通便利、監獄文化、人性化等方面陳述支持關閉雷克島的理由。
負責撰寫關閉雷克島並在各區新建監獄計劃藍圖的紐約市刑事司法和監禁改革獨立委員會負責人、前紐約州主法官李普曼(Jonathan Lippman,音譯)在公聽會上再次表達了對市府區內監獄計劃的支持。他說:「每過一天,關閉雷克島的需求就越緊迫。最近Layleen Polanco和Jose Rivera的死亡進一步說明了雷克島監獄的不人道,再次表明了繼續改革刑事司法系統的必要。」他指出,根據紐約市刑事司法和監禁改革獨立委員會兩年前起草的藍圖,市府及刑事司法系統各方面應集中力量減少不必要的拘留,而相關行動已見成效——目前紐約市監獄中每日關押的犯人數不到7500人,預計未來在2020年1月司法改革的實施下將進一步減少。李普曼指出,市府下一步要做的重要工作就是建設設計更佳、更人性化的區內監獄,這些監獄關押的犯人更少、距離法庭、法律援助及支持、公共交通以及親友更近:「我敦促市規劃委員會的成員們在是否批准市府計劃以關閉雷克島這個問題上權衡自己決策的分量。我們面臨著關閉城市歷史黑暗一頁、開啟司法系統新篇章的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的洗髮系統不僅將成為照耀紐約公平的燈塔,更將成為全國的標杆。」李普曼的發言也獲得了布碌崙最高法院法官Matthew J.D’Emic等人的支持。
參與市府區內監獄計劃的建築師Frank Greene亦發言陳述紐約市需要與雷克島監獄不同的監獄設施的理由,稱新的監獄設計寬敞且充滿人性化。當面臨委員會委員提出的「紐約市是不是第一個建如此大規模的監獄的城市」這一問題時,他說,「我們是第一個會將這一點做得很好的城市。我認為每名犯人1000平方呎的空間是正常範圍,並沒有過大。如果進一步縮小空間,則要犧牲公共空間等面積。」當委員會委員再次確認這一問題的答案時,他說:「使得,我們是比其他地方的監獄高一些。」
前紐約市懲教委員會成員Stanley Richards表示,應當加強對監獄管理人員的培訓:「只有監獄管理人員的素質提高了,才能真正影響到被關在監獄裡的人。」不少曾經有過被關在雷克島及曾在雷克島上工作的人則發言指出,雷克島監獄長年形成的暴力、缺乏人性化的風氣積重難返,應當立即關閉雷克島,建立更人性化、更便捷的監獄設施。
參與對犯人進行教育的「雷克島首演計劃(Rikers Debute Project)」的志願者蔡安琪表示,自己並沒有強烈的支持建設區內監獄的立場,但她指出,雷克島交通不便,每次光在島上的通勤就佔據整個通勤時間的一半:「如果市府要建設新的監獄設施,希望能考慮到這些問題,它的確影響了我們項目的規模和時間。交通不僅限制了親友探望犯人,還限制了犯人獲得的支持和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