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府提出為網召車發牌設限,以解決行業競爭及道路擁擠的問題。Dave Sanders/紐約時報
市府提出為網召車發牌設限,以解決行業競爭及道路擁擠的問題。Dave Sanders/紐約時報

本報訊

優步對市府凍結發新牌1年提出訴訟,曼哈頓最高法院法官弗蘭克早前允許4名優步及的士司機介入訴訟,現身說法一旦取消凍結新牌將帶來的經濟影響。
《每日新聞》報道,在下一場聆訊於7月15日舉行之前,這些司機希望紐約人可以了解他們的故事。沙干勞是一名優步及Lyft司機,而之前租開了12年的士,他表示自發牌設限以來,收入開始趨於穩定,但仍然需要每天工作13小時才維持生計。他說,「四周有太多行家了,愈多汽車在街上代表收入愈少。」優步認為,市府的發牌設限對曼哈頓以外的紐約人並不公平,因為外區的士服務缺乏,網召車正可填補這方面的需要。此外,該公司在訴訟中指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設發牌上限可以解決擁擠問題。
根據有關司機的代表律師指出,這些司機是法律的預期受益者之一,因此在整場聆訊之中,司機有著與市府平等的地位。
優步發言人哈特菲爾德認為,在新規下司機唯有租用已發牌汽車來經營,變相會加重成本。的士工人聯盟執行總監迪賽認為優步的立場虛偽,「法官允許司機加入干預訴訟,是認為他們生計受到發牌上限的保障。如果沒有車費及數量監管,司機就無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