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曾表示,史蒂文生特殊高中過多亞裔面孔令人覺得不妥當。
市長曾表示,史蒂文生特殊高中過多亞裔面孔令人覺得不妥當。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去年紐約市長白思豪和教育總監卡蘭扎(Richard Carranza)建議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提案,引起亞裔社區的強烈反彈,紐約同源會會長陳慧華近日去函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上,痛批提案涉嫌種族歧視和違憲,刋後再引熱議。

文章指出,1920年代哈佛大學校長A. Lawrence Lowell認為學校近30%猶太裔實在太多了,他想削減至15%。為實現這一目標,哈佛大學制定了「地區多元化」政策,接受來自全美各地的「頂尖」學生。而猶太人只集中在少數幾個城市。藉由「多元化」把猶太人入學比率降到15%。Lowell繼任者James B. Conant終止了「地區多元化」政策,改要求所有申請入學者必定參加SAT考試。

特殊高中入學試測驗學生能力

她指出,這與市長認為特殊高中,包括史蒂文生高中,布朗士科技高中和布碌崙科技高中的「過多亞裔」的種族主義行為十分相似。
1971年,為確保精英入學,紐約設立了特殊高中入學試 (SHSAT),考試不分種族、特權、財富背景,而是測驗每個學生的能力。
「正因如此,一位不懂英語、沒有錢、沒有地位的猶太屠殺倖存者,可以在兩年後參加SHSAT考試,進入史蒂文生高中,並於1981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他就是Roald Hoffmann。」陳慧華再舉了個生動例子說明。
教育總監卡蘭扎說,美國沒有其它城市的高中錄取依賴單一考試。不過,「也沒有其它入學制度產生過1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
1971年SHSAT入學考試推出後,那年史蒂文生高中猶太裔學生比率超過了90%,1970年代中期至1990年代中期,整整20年中,布碌崙科技高中的非裔和西裔學生佔絕大多數。
市長白思豪和教育總監卡蘭扎卻忽視這些實況,只看現在特殊高中亞裔,他們來自中國、台灣和韓國學生比率過高,事實上孟加拉裔學生數量增長的最快,在抗議人群中也不乏俄羅斯裔的家長。

取消入學試違《平等保護條款》

陳慧華表示:申請史蒂文生特殊高中的亞裔學生,其中50%的學生都被錄取了,這使史蒂文生特殊高中內亞裔學生佔16%左右,當白思豪市長看到這些數據後,就擔憂地描述這不像一個紐約市的高中,於是就想出一個方案把亞裔學生趕出去,後來就推出了他的「21世紀排華法案」。
陳慧華表示,白思豪市長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違反了《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這項訴訟案將持續很長時間,但他們會堅持住,直至贏得勝利。文章提到,去年秋天,一位市府官員在一公開場合描述亞裔父母節儉賺錢以供孩子準備考試之補習費用,他稱「這太瘋狂了!」陳慧華反駁說,「不對,我們稱之為『用功讀書』,我們不需為這道歉。」她強調,特別是學校教學不斷降低標準以滿足人為強加的指標時,家長要學生用功讀書尤為必要。

控市府歧視亞裔違反憲法

文章中控訴市府歧視亞裔是違法的,違反了憲法第14修正案平等保護條款,該條款禁止政府種族歧視,無論歧視行為是公開的還是隱蔽的。
陳慧華文章中寫道:「今天是亞裔,明天或許就是你們了,我們是為所有人而抗爭,請加入我們!」
文章刋出後,反應熱烈,但亦是意見兩極,陳慧華這數日內受到不少媒體邀請對這觀點發表意見,她明言批評市長歧視亞裔。陳慧華表示,同源會網站近日有不少留言,考試話題再度熱議,甚至有遠至以色列教授跟她討論,令她十分意外。其中紐約郵報的讀者來信中,不乏支持陳慧華文章觀點,並把茅頭從教育指向政治,一位民眾明言「就是那些進步民主黨企圖摧毀特殊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