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化的視野和創作理念、精湛的民族器樂演奏與吟誦表演、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多姿多彩的民族服裝以及現代化的多媒體舞美技術,構建出一場不可多得的民族音樂文化盛宴。
國際化的視野和創作理念、精湛的民族器樂演奏與吟誦表演、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多姿多彩的民族服裝以及現代化的多媒體舞美技術,構建出一場不可多得的民族音樂文化盛宴。
《玄奘西行》中,笛、簫、胡琴、琵琶、嗩吶、阮、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庫布孜、薩塔爾、手鼓、鷹笛、班蘇裡、薩朗吉、塔布拉鼓以及新疆木卡姆演唱等,在宏大的歷史背景下集中呈現。
《玄奘西行》中,笛、簫、胡琴、琵琶、嗩吶、阮、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庫布孜、薩塔爾、手鼓、鷹笛、班蘇裡、薩朗吉、塔布拉鼓以及新疆木卡姆演唱等,在宏大的歷史背景下集中呈現。

本報訊

玄奘是誰?他是生活在距今一千三四百前的唐代高僧,不遠萬里西行求法,走過人類歷史上「四大文明」的會聚點——西域、中亞,在這片文化交流融合的寶地上留下不滅的印記;他取回真經,埋首翻譯,培養了很多學生,同助手們翻譯了1335卷重要佛經,為佛教學說的保存和傳播做出不朽的貢獻;他與弟子辯機合作,留下一部《大唐西域記》,其中關於印度的記載彌足珍貴、無可替代……

「高僧大德,不知凡幾,名聞最著,當推玄奘。」與我們從古典小說《西遊記》裡了解到的「唐僧」不同,玄奘事實上是一位意志堅韌、胸懷天下的偉大人物,是魯迅所說難掩光耀的「中國的脊梁」。
在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知名文化交流品牌「中華風韻」的推動下,由中央民族樂團製作、出品的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將於2019年1月25日至27日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上演;大型民族音樂會《玄奘西行》將於2019年1月29日在新澤西表演藝術中心上演,通過絲綢之路沿途各地區、各民族的傳統樂器表演,展現玄奘法師波瀾壯闊的傳奇人生,以及其不忘初心、不畏艱險、執著進取的偉大精神。
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以民族管弦樂隊為表演主體,突破常規民族器樂表現形式,將舞台表演和樂器演奏有機融合在一起,通過演奏家「音樂」和「語言」的雙重表述,讓整場演出人格化、敘事化。國際化的視野和創作理念、精湛的民族器樂演奏與吟誦表演、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多姿多彩的民族服裝以及現代化的多媒體舞美技術,構建出一場不可多得的民族音樂文化盛宴。
《玄奘西行》中,笛、簫、胡琴、琵琶、嗩吶、阮、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庫布孜、薩塔爾、手鼓、鷹笛、班蘇裡、薩朗吉、塔布拉鼓以及新疆木卡姆演唱等,在宏大的歷史背景下集中呈現,彰顯了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印度等不同風格特征的音樂文化。通過這場演出,觀眾可以欣賞到絲綢之路上幾乎所有民族樂器的一次歷史大融合。
《玄奘西行》擁有強大的主創團隊和「全明星」演員陣容:出品人、總策劃是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作曲、編劇、總導演為駐團作曲家姜瑩,指揮家劉沙,演奏家包括丁曉逵、王次恆、唐峰、馮滿天、趙聰、牛建黨、金玥、吳琳、單文通、富強、朱劍平、於昕、段超、蘇寧、張佳理以及多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的藝術家等。除此之外,該劇特邀著名導演馮小寧擔任藝術顧問,著名學者錢文忠擔任佛學顧問,讓演出的文化內涵更上一層樓。自2017年7月首演以來,《玄奘西行》在中國內地多個城市,在英國、中國香港等地的演出備受歡迎。除了積澱豐厚的中國民族音樂,以及中國當代音樂人對傳統音樂的繼承與創新獲得一致贊賞,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玄奘精神」也打動萬千觀眾,留下一段段充滿感染力的肺腑之言:「他的智慧,使他從胡人石槃陀的刀下得以脫身;他的勇氣,說服他義無反顧的踏進鬼魂點燈的『死亡之海』;他的善良,是他治癒高昌國公主的疾病的靈丹妙藥。」
玄奘的西天取經之行充滿艱難險阻,而他最終憑著對佛法的信仰和初心抵達彼岸。近年來,中央民族樂團立足於中國民族音樂的深厚底蘊,放眼民族音樂的長遠發展,同樣彰顯出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藝術追求,以及開拓創新、傳承文化的精 神。2013年《印像國樂》、2015年《又見國樂》試路成功後推出的《玄奘西行》,充分體現了中國傳統音樂兼容並蓄、廣取博納的文化特質,堪稱一部弘揚民族時代精神、體現文化自信傳承的優秀創作。

2019年1月25—27日: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歌劇院
票價:$70-$200;電話1(202)467-4600
網址:www.kennedy-center.org
中英文售票:1(703)982-0678)
更多資訊:www.wcmi.us

2019年1月29日 新澤西表演藝術中心保成廳
票價:$70-$200
電話:1(888)466-5722
網址:www.njpac.org

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將於2019年1月25日至27日在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上演。

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以民族管弦樂隊為表演主體,突破常規民族器樂表現形式,將舞台表演和樂器演奏有機融合在一起。

玄奘事實上是一位意志堅韌、胸懷天下的偉大人物,是魯迅所說難掩光耀的「中國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