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辯論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各方辯論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支持和反對特殊高中改革的代表在9日亞洲人平等會舉行的社區發展大會上展開大辯論,專節論壇上嘉賓們圍繞應當讓部分優秀學生獲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還是應當讓大多數學生獲平等的教育資源的問題在台上「激戰」,連觀眾也被調動起情緒,「機會平等不等於結果平等」,「反對考試?你希望你的醫生你的公車司機不經過考試就上崗嗎?」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這個專節的討論由布碌崙15學區初中多元化工作組代表魯賓斯基(Adam Lubinsky)主持,請來包括教育聯盟主席李利民,教育局副局長沃里克(Josh Wallack),布碌崙88初中理科教師、15學區多元化工作組成員林鄉(Lynn Shon),和法律援助處律師吳興國等研討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市長一意孤行不能接受
李利民說,市長在6月未經與社區商議一意孤行推出計劃,不顧亞裔感受,如果方案實施,上千名符合資格的學生將失去就讀特殊高中的機會,其中大部分是亞裔學生。即使相關法案在州府不能過關,計劃中的將特殊高中20%的名額留給成績達不到分數線的「發現項目」學生的部分明年3月也會自動實施,也就是說每個特殊高中將減少20%通過考試招生的名額,使包括很多來自貧困家庭的高分亞裔得不到機會。社區已經就此抗議多次,但市府至今仍然並未與社區進行過實質性溝通。
李利民說,亞裔不是反多元化,但把成績達不到的學生強制塞進特殊高中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他的母校、布碌崙科技高中很長一段時間曾經是唯一一個接收「發現項目」學生的學校,根據他的親身經驗,考試成績不達標的學生進入特殊高中後學習很可能很難跟上。「不是每個學生都適合讀特殊高中,連我自己的女兒,我也沒有讓她進布碌崙科技高中,她去了另一個高中,以第一名畢業。」他說非西裔學生需要更多的教育資源幫助他們提高成績,無庸置疑。但那些優秀的學生也需要有幫助他們強化的學習環境。「全市400多所高中,只保留三個靠考試錄取的,這個就聽校友們的,不過分吧?」
沃里克說,市長定下目標,到2026年使二年級學生閱讀全部達標,高中畢業率達到80%,消除校園種族隔閡是達到這個目標的必要步驟。他說,紐約是全國唯一一個設有全憑考試成績決定錄取的特殊高中的城市,結果導致佔學生人數大多數的非西裔學生,只佔特殊高中學生比例不到10%。
市府相信單一考試不是檢測學生潛力的最好指標。最近剛剛曝光的教育局五年前做出的研究,曾得出通過特殊高中考試的學生在高中階段也都保持了優秀成績的結論,在論壇上被問及此事,沃里克說,考試成績優秀的學生讀高中後成績也不錯,這並不奇怪,市府只是認為還有更好的篩選方法。他也說,教育局目前正在走訪每個社區教育協會(CEC),就特殊高中改革問題與社區溝通。
所有學生都應獲優質教育
林鄉說,在她任教的88初中,她親眼見證了一個多元化的校園給所有的學生帶來的好處。曾就讀上天才班的林鄉,也曾執教特教學生,這些經驗讓她相信,在多元而不是特殊的環境中學生獲益更多。「說校園多元化會影響到學校的質量,或說老師不能幫助任何學生達到該校的水平是錯誤的。」她說。她也說,亞裔或許會在多元化的改革中失去一些名額,「但也要看我們從中得到了什麼?一個多元化的校園對所有人都有好處。」至於考試,她說,學生成績應該根據平時表現評定而不是標準化考試,「不是說學生不需要在考試展示自己的水平,但這種考試必須以能反映出21世紀學生所需技能的形式進行。」
作為布碌崙科技高中畢業生的吳興國與他的校友李利民針鋒相對,「我也是校友,我不同意你的觀點。」吳興國說,多元化必須是全方位的,不僅包括學生、還包括教師和課程等多方面的多元化。另外,即使在華人較多的學校,學生經濟水平不同,也是一種多元。但「教育聯盟不代表我的觀點,我是一個願意為所有族裔的利益而戰的亞裔。」他說自己在特殊高中校友網上聊天室裡看到很多人說給非西裔機會就是奪走亞裔的機會,非西裔的加入會讓特殊高中變質。但很多研究表明,標準化考試的結構本身就是有歧視性的,「我們保護這個體系並不是因為它公平,而是因為它對我們有好處。」吳興國說。「所有的學生都應該得到優質的教育。」他也提出希望看到亞裔不要只關注特殊高中改革,在房屋問題,警察濫權,華埠土地重劃上都能出來嗆聲。
坐在觀眾席上的資深維權人士Suki Terada Ports忍不住站起來說,60年前她曾是哈林教育委員會的成員,而哈林整個學區幾乎沒有白人和亞裔學生。她說:「是房屋的種族分化才導致教育的種族分化,你們不能只在這裡坐而論道,要問問自己,60年後房屋、學校的情況還是這樣嗎,如果是,那二年級學生閱讀水平都達標是不可能的。你們不能做這樣的自我挑戰,就不要說了,都回家去吧。」這個專節的討論由布碌崙15學區初中多元化工作組代表魯賓斯基(Adam Lubinsky)主持,請來包括教育聯盟主席李利民,教育局副局長沃里克(Josh Wallack),布碌崙88初中理科教師、15學區多元化工作組成員林鄉(Lynn Shon),和法律援助處律師吳興國等研討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市長一意孤行不能接受

李利民說,市長在6月未經與社區商議一意孤行推出計劃,不顧亞裔感受,如果方案實施,上千名符合資格的學生將失去就讀特殊高中的機會,其中大部分是亞裔學生。即使相關法案在州府不能過關,計劃中的將特殊高中20%的名額留給成績達不到分數線的「發現項目」學生的部分明年3月也會自動實施,也就是說每個特殊高中將減少20%通過考試招生的名額,使包括很多來自貧困家庭的高分亞裔得不到機會。社區已經就此抗議多次,但市府至今仍然並未與社區進行過實質性溝通。
李利民說,亞裔不是反多元化,但把成績達不到的學生強制塞進特殊高中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他的母校、布碌崙科技高中很長一段時間曾經是唯一一個接收「發現項目」學生的學校,根據他的親身經驗,考試成績不達標的學生進入特殊高中後學習很可能很難跟上。「不是每個學生都適合讀特殊高中,連我自己的女兒,我也沒有讓她進布碌崙科技高中,她去了另一個高中,以第一名畢業。」他說非西裔學生需要更多的教育資源幫助他們提高成績,無庸置疑。但那些優秀的學生也需要有幫助他們強化的學習環境。「全市400多所高中,只保留三個靠考試錄取的,這個就聽校友們的,不過分吧?」
沃里克說,市長定下目標,到2026年使二年級學生閱讀全部達標,高中畢業率達到80%,消除校園種族隔閡是達到這個目標的必要步驟。他說,紐約是全國唯一一個設有全憑考試成績決定錄取的特殊高中的城市,結果導致佔學生人數大多數的非西裔學生,只佔特殊高中學生比例不到10%。
市府相信單一考試不是檢測學生潛力的最好指標。最近剛剛曝光的教育局五年前做出的研究,曾得出通過特殊高中考試的學生在高中階段也都保持了優秀成績的結論,在論壇上被問及此事,沃里克說,考試成績優秀的學生讀高中後成績也不錯,這並不奇怪,市府只是認為還有更好的篩選方法。他也說,教育局目前正在走訪每個社區教育協會(CEC),就特殊高中改革問題與社區溝通。

所有學生都應獲優質教育

林鄉說,在她任教的88初中,她親眼見證了一個多元化的校園給所有的學生帶來的好處。曾就讀上天才班的林鄉,也曾執教特教學生,這些經驗讓她相信,在多元而不是特殊的環境中學生獲益更多。「說校園多元化會影響到學校的質量,或說老師不能幫助任何學生達到該校的水平是錯誤的。」她說。她也說,亞裔或許會在多元化的改革中失去一些名額,「但也要看我們從中得到了什麼?一個多元化的校園對所有人都有好處。」至於考試,她說,學生成績應該根據平時表現評定而不是標準化考試,「不是說學生不需要在考試展示自己的水平,但這種考試必須以能反映出21世紀學生所需技能的形式進行。」
作為布碌崙科技高中畢業生的吳興國與他的校友李利民針鋒相對,「我也是校友,我不同意你的觀點。」吳興國說,多元化必須是全方位的,不僅包括學生、還包括教師和課程等多方面的多元化。另外,即使在華人較多的學校,學生經濟水平不同,也是一種多元。但「教育聯盟不代表我的觀點,我是一個願意為所有族裔的利益而戰的亞裔。」他說自己在特殊高中校友網上聊天室裡看到很多人說給非西裔機會就是奪走亞裔的機會,非西裔的加入會讓特殊高中變質。但很多研究表明,標準化考試的結構本身就是有歧視性的,「我們保護這個體系並不是因為它公平,而是因為它對我們有好處。」吳興國說。「所有的學生都應該得到優質的教育。」他也提出希望看到亞裔不要只關注特殊高中改革,在房屋問題,警察濫權,華埠土地重劃上都能出來嗆聲。
坐在觀眾席上的資深維權人士Suki Terada Ports忍不住站起來說,60年前她曾是哈林教育委員會的成員,而哈林整個學區幾乎沒有白人和亞裔學生。她說:「是房屋的種族分化才導致教育的種族分化,你們不能只在這裡坐而論道,要問問自己,60年後房屋、學校的情況還是這樣嗎,如果是,那二年級學生閱讀水平都達標是不可能的。你們不能做這樣的自我挑戰,就不要說了,都回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