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所大學校園上月變成警察與反修例示威者的戰場,裏裏外外滿目瘡痍。其中城大經歷三日大規模破壞,校方初步估計校園設備損失以億元計,而理大遭警察圍封十多日最慘,波及多間實驗室及器材,相信復修費用較城大更多。理大校董會主席林大輝昨在電台直言,是政府管治出問題,卻令理大成為代罪羔羊,政治問題要大學「找數」說不過去,認為政府有責任承擔有關復修費。

雖然政府近日撤回多個大學擴建、重建項目撥款申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上周六表明,教育局會有方法協助大學的復修費用,包括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撥款,可見政府尚未落閘,關鍵可能是一眾原已不支持大學撥款項目的建制立法會議員,是否開綠燈,或繼續想關水喉「懲罰」大學拒幫手復修校園。

民建聯蔣麗芸明言,現階段不是討論撥款與否的好時機,第一步要求校長們先到立法會解釋。她透露,民建聯將去信教育事務委員會,要求在本月或下月開會討論大學衝突事件,要求大學校長親自出席向議員講畫,「點解校園設施會爛晒?」之後再考慮復修及擴建等撥款事宜。

她不諱言,大學是「有賊入屋打劫但唔報警」,反問「不報警、不讓警察入校園,仲要政府畀錢?」認為大學管理層需自我檢討。她建議直至社會恢復穩定,令人完全恢復信心,相信校園設施不再被人破壞,立法會才開始處理撥款問題,即使要等多三個月、甚至半年都無所謂。

建制派「班長」廖長江相信,個別議員有不同看法,他個人認為若大學要向立法會申請復修費,學校管理層應該先提交一個方案,交代如何防止設施在維修或重建後再被人破壞。他又覺得大學經過今次衝突事件要檢討管理方式,「不能因你的過失,要公帑去支持你復修,點解要納稅人埋單?」大學應先動用自己的儲備資源,或自行尋求其他資助,最後才申請政府撥款。

對於建制議員的批評,有理大高層反駁學校在事件中清白,一千一百名登記者中,理大生不多於五十人,「錯就錯在近紅隧,地理位置太好」。他認為政府需支付所有復修費用,校方明白無可能等待撥款到手才做事,目前學校儲備僅餘五至六億元,一旦用盡往後便無法配合發展。他強調理大才是最大受害者,被傷害兩次,一次是被黑衣人佔領、第二次是被建制議員針對,他特別提到理大有大量工程、科學界別畢業生,若有人諸多刁難,下次選舉或再嘗苦果。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