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us(吳啟洋)、George(歐鎮灝)及Marco(葉振弘)去年參加《全民造星II》,經過一年時間,終於有機會擔正ViuTV正播出的旅遊真人騷《大海男兒》,帶大家遊山玩水,有挑戰性夠搞笑之餘,亦不乏資訊性內容。三子算是熟水性,依然逃不過被製作組玩殘,日日暈浪嘔住開工,即使過程辛苦,但他們都覺得機會難得唔會後悔參加!採訪:杜淑霞、何蔓琪 撰文:何蔓琪 攝影:張詠森 服裝:FIVE CM (IG: five_cm)

過程五味雜陳

節目每集會抽籤選出一名「船長」,賦予其指揮另外兩位「船員」的權力,而「船員」需絕對服從。Phoebus參加《全民造星II》成功奪冠,入行前做過模特兒,幕前經驗最多,又是三人中最年長,但竟然只做了一次「船長」,「基本上除咗第一集,我都冇點做過船長,每次都抽唔中。」不過今次的真人騷夥拍《花姐ERROR遊》系列的「癡線」導演Mike,故大家異口同聲都認同「船長」角色只是傀儡,「船長只係幕前最大嗰個,導演始終係最至高無上,佢講咩我哋就要做咩。」

即使過程中有不同要上山下海的挑戰,他們都大呻最辛苦始終是暈船浪,即使食定暈浪丸都冇用。George直認忽略了艇仔暈船浪的威力,Marco補充說:「第二集地點嘅水流比較急,唔用力划船嘅話就會撞到礁石。」頭暈亦令眾人開始嘔吐,Phoebus表示:「有時大家見到鏡頭只得一兩分鐘,其實成隊Crew係要上另一座山拍攝俯瞰嘅畫面,我哋等嘅時候要喺海中心飄流,好易暈船浪,我同Marco就咁失咗手。」George則十集都沒有嘔過,除了比較幸運,全因他在大家最「嘔」心瀝血的一集走咗去瞓覺。Phoebus玩踢爆說:「有集撞正1號風球,我哋要凌晨出海,當時架船好似過山車咁。日出之際,(製作組)捕捉到好多嘔(嘅畫面)。個太陽好靚,但我哋就嘔得好犀利。」

談到最難忘的經歷,三子即提到一個大伏,「啱啱學完自由潛水,導演就話『我哋Enjoy吓,帶大家睇吓香港嘅海,睇吓珊瑚』。」當時他們十分興奮,以為終於有機會可以放鬆,誰知製作組卻帶他們到一個神秘景點,「嗰度有幾十條攻擊力非常強嘅魚,(我哋)要跳落水尋找一啲嘢。危險程度應該係最高,因為連神秘景點嘅老闆見到都好唔放心,老闆仲話冇人試過咁做。」幾乎每集都與船長之位無緣的Phoebus,繼續「黑仔」到底,要接受這個魚池洗禮,令他大呼:「(做水手嘅感覺)就…唔係咁舒服嘅,不過節目需要我都會咁做!」被問到如果再有做船長機會,會對兩位船員下達甚麼指令?Phoebus想也不想話,會叫Marco和George代替他落水,十分搞笑。

渴望回歸初心

在等待與觀眾見面這年,三人各有各搞作,Marco除了繼續上堂惡補跳唱實力,亦參演預計明年播出的ViuTV原創劇《太平紋身店》,「《大海男兒》係我第一個(見街)節目,頭一兩集好緊張,不過同隊友以及製作組都相處得好舒服,適應咗就越嚟越輕鬆。」George和Phoebus今年1月就有份與ERROR合作真人騷《全民來電》,George表示:「《全民來電》係慈善形式,所以成個人比較含蓄,今次放晒個人出嚟,都擔心自己是否Handle到,好彩有導演嘅指導同三(兩)位嘅包容。」Phoebus認為《全民來電》令他對真人騷改觀,「之前對綜藝認識唔深,拍《全民來電》發現實況節目比較適合自己,對戶外去玩、去挑戰有多啲興趣。同埋好榮幸可以同Mike導演合作,佢有表露主持真實一面嘅能力。」

擔大旗體驗過綜藝節目後,雖然仲想試多些其他工作,但講到要在唱歌、拍劇、綜藝、主持四者之間抉擇,George不假思索便說:「實揀唱歌!不過唔係唱情歌,我比較想挑戰Rap。近年香港比較少呢類型嘅歌手,好似台灣嘅周湯豪咁,我目標係將呢類型音樂帶入香港。」他更透露自己有開始寫Rap歌詞,當寫出滿意的作品,一定會放上YouTube同大家分享。Marco亦認同:「就算要四揀一,我都係揀唱歌。始終唱歌係我最鐘意同做得最耐嘅嘢,雖然呢一刻未必係唱得好好,但我願意投放更多時間落去。」至於Phoebus就心大心細話:「我都有啲糾結,但參加《全民造星II》嘅初衷就係因為鐘意唱歌跳舞,我練舞比較多,亦擺咗好多時間落唱歌,所以出歌會係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