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豪受訪TVB娛樂新聞台節目《StarTalk》,大談推出《劫後餘生》成打氣歌感受。柏豪說:「冇出歌呢一兩年時間,自己都有好多低潮,發生咗好多事,對自己嚟講係好慘痛,一生人都唔想再發生,呢首歌可以話係同大家同埋自己打氣,初初唱呢首歌嘅時候要投入情緒,每次都好激動,會諗返好多當時嗰種恐懼感,依家每次都好期待唱呢首歌,因為每次都有唔同嘅釋放,唱完自己會開心咗。」

受疫情影響下,柏豪反而有更多時間陪伴女兒。他說:「見證到好多女兒嘅第一次,包括叫我爹爹,但我見證唔到我阿媽話我太太出咗去好耐未返屋企時囡囡話媽媽曳曳,呢個我好想睇到,哈哈!」談到與女兒關係時,柏豪說:「我覺得好似比拍拖更誇張,佢每朝都錫到我醒,佢會爬上嚟,上唇下唇都錫,搞到成面口水,係好冧!可能同太太拍拖太耐,都15年,所以同囡囡一齊嘅感覺更強烈。(擔心太太會呷醋?)唔會,你估淨係錫我咩,囡囡錫佢先錫我㗎!」

柏豪直言因女兒改變不少,說:「依家屋企會聽多咗兒歌同古典音樂,以前會聽樂隊同傷感嘅歌,始終電波會影響BB,所以太Moody唔係咁好。另外自己會更把握時間,唔想浪費喺啲無謂嘢度,做完一日工作快啲返屋企見佢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