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楓(修哥)及羅蘭於6時半到場,二人受訪時神情哀傷,羅蘭姐搖頭歎息指心情仍未平復,凌晨3時醒了便睡不著,她指跟炳哥認識了數十年,之前只知道他身體不適,但不知道是癌症,想不到他這麼快離開。羅蘭姐表示疫情前曾與炳哥見面,估計他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患癌,又謂兩人以往一星期最少做三晚《歡樂今宵》,難忘事多不勝數,問到是否不捨好拍檔?她說:「唉,沒辦法啦,人生就是這樣。」

修哥透露未入行前已認識炳哥,當時炳哥從事珠寶業,二人經常到工會打乒乓球,相識數十年。他說:「炳哥走了,令我覺得非常難過及傷心,知道他是長期病患,估不到還有肺癌。(難忘事?)太多了,講不完,亦不想說。」
黎耀祥到場時透露多年前跟炳哥和琴姐去登台時熟稔,大感可惜,祥仔指炳哥總是閒話家常,感覺親切,又讚前輩多才多藝,幾十年來為香港幾代人做很多事,圈中得高望重,台前幕後都重視跟他演出。祥仔最深刻在《載得有情人》跟炳哥合作,雖沒對手戲,但聽監製和拍檔蘇玉華開心分享已覺得炳哥有份量。
家燕姐受訪時泛淚光,坦言很不捨,但聽他女兒講他走得安詳,是笑喪。家燕姐最遺憾因疫情未能在他生前往探望,當時炳哥對她講自己沒事,過幾日出來再傾偈跟大家問安,他很堅強,但他只稱入院檢查,沒提患癌,突然聽到他女兒講他走了即當場哭,現在想到他只是去了極樂世界。家燕姐又說炳哥在演藝界有好大貢獻,獨特聲音永在大家心中,會永遠懷念他,以及積極人生態度並鼓勵大家堅強和珍惜眼前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