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的暴動造成140名警察受傷,五人死亡。國民警衛隊週二在國會山回想起當時的致命暴動。

由於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和參議院規則與行政委員會聯合調查的結果,參議院舉行了首次公開會議討論有關安全漏洞。

在當天負責國會大廈的安全工作的高級官員作證,其中三人已經立即辭職,其中包括前美國國會大廈警察局長 桑德(Steven Sund),阿姆斯前參議員 斯坦格(Michael Stenger)和歐文參議院前中士 歐文(Paul Irving)。大都會警察局代理局長 康提(Robert Contee)也有作證。他的機構是為國會安全部隊提供後援,但後者當時被暴民壓倒了。

第一位證人是國會警察 門多薩(Carneysha Mendoza)上尉提供了關於這次暴動的第一手資料。她對議員說,當她到達現場時就已經注意到,作為一名退伍軍人,看到有濃煙樣殘留物,就應該是軍事級的CS氣體。暴民不停釋放CS氣體,很多警員的臉被化學品灼傷,到今天都還沒未治愈。她說她參與了將近四個小時的戰鬥,即使國會警察的人數是警察的10倍,但仍然認為數量有點過度匹配。她很傷心看到自己的同胞失去性命。她講話後,國會大廈安全官員為自己的行動辯護,並同意該暴動是有動機和計劃的。

桑德在開幕詞中稱,是他在30年的職業生涯中看過最嚴重的執法和民主襲擊,並將罪魁禍首歸咎於各個聯邦機構的準備不足,而不是國會警察。他說在暴動發生前就進行了廣泛的準備工作,其中包括與聯邦和地方合作夥伴以及部門官員進行情報和信息共享,提升保護措施,增加國會大廈周圍和內部人員的部署,大量的公民抗命部署和擴大邊界,以及為人員分配額外的防護設備。

 

(李澤彤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