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芝加哥在一月份出現第一宗​​冠狀病毒病例時,它們具有與數週前在中國出現的細菌相同的遺傳特徵。

但西北大學醫學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 Feinberg School of Meidicine)的傳染病專家奧澤(Egon Ozer)檢查了當地患者的病毒樣本的遺傳結構後,他發現了一些不同之處。

病毒的變化一次又一次地出現,這種突變與歐洲和紐約的爆發有關,最終佔領了這座城市。到五月份,在Ozer測序的所有基因組中有95%被發現。這樣一看,這種突變似乎微不足道。約1300個氨基酸可作為病毒表面蛋白質的基礎。在突變病毒中,只有一種氨基酸的遺傳指令(編號614)在新變體中從“ D”(天冬氨酸的簡寫)轉換為“ G”(甘氨酸的簡寫)。但是位置很重要,因為這種轉換發生在基因組中編碼最重要的“刺突蛋白”的部分,刺突結構使冠狀病毒具有冠狀的輪廓,並使其以防盜方式進入人體細胞。

而且它的普遍性是不可否認的。在全球研究人員已上載到共享數據庫的大約50,000種新病毒基因組中,約70%攜帶了這種突變,正式命名為D614G,但科學家更熟悉地稱為“ G”。 “ G”不僅在在芝加哥的疫情中占主導地位,它亦已經佔領了世界。現在,科學家們正在努力弄清楚它的含義。

 

(資料和圖片來自SF Gate,由李澤彤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