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與新聞學者日前就新聞自由的調查舉行記者會。不過,本港新聞行業近年最大的挑戰,除了來自政治環境外,行業生態的惡化,威脅愈來愈大,但似乎關心的人有限,無論政府抑或業內人士、學者,似乎都感覺有限。

新聞機構持續弱化

本港的新聞自由備受關注。過去多年,記協參與的調查都顯示新聞自由在減少中,今年的結果也不例外,不過,亦有評論指出,在相關調查中,來自業內與普通市民的結果有點不一樣,業內的調查結果偏向負面,市民的調查則有改善。

新聞自由的增減討論了多年,對於從業員來說,另一個挑戰是工作環境的走下坡。在網絡媒體興起下,記者行業的待遇近年不斷下滑。記協是支持網絡發展不遺餘力的機構,全力向政府和不同組織爭取網媒的地位,然而,網媒的發展非但沒有帶來改善,相反,情況每況愈下。

這種媒體困局不是香港為然,在澳洲政府早已忍不住出手干預,立法要求社交平台向媒體支付費用,以保障本地媒體的生存空間。在政府介入下,美國的網媒作出強烈反應,有搜索引擎公司威脅考慮退出澳洲,其後有社交平台作出妥協,與主要新聞媒體討論付費安排。

外國着手立法保護

澳洲政府出手保護當地傳媒,當然不是單純為了保障記者飯碗,而是明白本地新聞機構生存對社會的作用非常重要,在跨國媒體日趨壟斷的形勢下,再不能任由本地媒體自生自滅。在澳洲之後,歐洲有其他國家也考慮以不同形式介入。

除了在網媒擁有絕對優勢的美國外,西方國家陸續對媒體生態惡化顯露出憂慮。然而,本港對於這個議題,無論是政府抑或傳媒學者,似乎都看不到有積極反應,故此行內已有聲音,提出當局是否應該跟進一下外國的做法?

行內人認為,像澳洲立法要求社媒向新聞機構付費,能否產生足夠的保障還是未知之數,原因之一是跨國網媒已經變成龐然巨物,議價能力極高,由本地新聞機構與其談判,強弱之勢懸殊,不能保證能達致立法想取得的效果。

成功基石卻乏關心

香港的國際地位,與發達的媒體有直接關係,本地不但是國際商業中心,同時是國際新聞中心,其中新聞機構絕大部分是民辦的企業,這種布局維持了新聞的自主和活力,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然而,這個獨特的宏觀條件已經不斷弱化,單看本地近年在財經新聞的數量和質素,不斷被內地追趕以至超越,就令人憂慮香港的話語權不斷下降,最吊詭的是對於這樣重要的變化似乎沒有甚麼關心,甚至連一年一度的調研和分析都付諸闕如。

原文刊《星島日報》「架勢堂」作者:齊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