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首度公開發言,政界無論左右都翹首以待,結果是一雷天下響,他提出愛國者治港的篇章,連建制派都要仔細捧讀,研判箇中真昧。

要杜絕憲政危機

夏寶龍這次發言,內容完整,既有理念的論述,也有具體規範的陳述,相信中間是經過反覆的槌鍊,針對了回歸以來香港發生的種種狀況和經驗,從這次發言衍生出來的政治效應,是廣泛而長遠的,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說清楚。不過,當前政界最關心的,當然是兩大範圍的選舉,即是立法會選舉和特首選舉。按照發言所講,未來特區管治明確以行政主導,特首角色自然是重中之重。

對於特首和重要的管治班底,發言對其要求有具體描述,當中明言要「始終站在國家根本利益和香港整體利益的立場上,把握正確方向,堅守原則底綫」,同那些挑戰「一國兩制」原則、破壞「一國兩制」實踐的行徑進行堅決鬥爭。有建制派人士就問,按照這個標準,過去的特首候選人,究竟有多少個符合資格呢?更加重要的是,未來如何確保選出符合這個資格的特首呢?

香港過去已經歷過多次特首「跑馬仔」,當有發生爭議時,建制中人就會提出,特首必須中央任命,而且這個任命並非形式的,而是實質任命,即是說若然選委會選出了不符中央要求的特首,中央會不任命。然而,外界擔心若然出現這個狀況,就會出現憲政危機,對香港產生巨大的政治和經濟衝擊。

選舉角力釀亂象

在上屆政府提出要推進政制時,原本倡議一人一票選特首,為了減低發生憲政危機的可能,於是有人提出設立提名委員會,由此可見,確保特首選舉不出軌,是維護本地政治穩定的先決條件。其後,反對派否決政改建議,同時準備透過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奪權,目標之一就是劍指特首選舉,這個關卡一旦攻陷,反中和反港力量就有長驅直進的機會。

反對派借助外國力量,試圖攻佔特首選舉,中央現在高舉愛國者治港的旗幟,自然不能讓漏洞繼續存在。從回歸以來,香港亂象的一個根源,就是對特首一職的角力。反對派不斷以各種方式,打擊特首的公信力和認受性,由第一屆行政長官董建華甫上任,即被人刻意冠以「老懵董」的稱號,可見背後策劃者意點的深遠。

經歷多屆的特首選舉,反對派以各種方式,不斷滲入選委會影響投票,同時利用民調等方式削弱和影響選舉。當這種環境不斷惡化,建制中就有人提出以協商取代選舉,目標就是斬斷外部力量和反港力量的干擾。從中英《聯合聲明》以至《基本法》都把協商放在條文之中,可見中央亦有先見之明,做了「閂後門」的防備。

要確保符合要求

特首選舉是重中之重,夏寶龍代表中央提出了對治港者的明確要求。建制中人的解讀是,怎樣能確保符合要求的特首能夠產生,是必須滿足的前提,由此可以推論,選委會大執位已是箭在弦上,要做的只是如何具體落實而已。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架勢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