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航空業被疫症叫停一年,機師空姐人人叫苦,正在停薪留職的機師張敬龍,竟然宣布在港開展「水上飛機」業務,不少人聽罷,第一反應也是「哪有可能?」不過,三十出頭的張敬龍,自小就鬼主意多多,因為一封致英國首相的信,十五歲晉身政府青年顧問及倫敦奧運大使,十九歲參選歐洲議會選舉,成為歷來最年輕的候選人。在香港人嚷着移民的時候,他選擇回流,更「瞓身」創辦新公司,既為「錢」途,也為年輕人點亮前路,「連我這個只有中學畢業的肥仔哥哥,都可以做飛機師,創辦航空公司,你怎會不可以?」記者 郭增龍

生於香港,居於粉嶺華明邨的張敬龍,飛機師的夢想早在香港萌芽,「嫲嫲住在觀塘,每次坐巴士經過啟德,見到飛機升降,就想做飛機師。」機師夢未啟航,他翻開課本,書中文字率先起飛,令他閱讀困難,他長大後始知道,這是讀寫障礙,「當年父母也不知道,只是罵我懶,不肯讀書。」

開展食物外交 函首相啟從政路

眼見張敬龍的成績直至中一也未有好轉,父母決定帶着一家五口移民英國,首站落戶倫敦的貧民區。作為中學內唯一黃皮膚面孔,他亦嘗過被欺凌之苦。為扭轉困境,他靈機一觸,想起父親任職中菜館點心部主管,於是展開食物外交,將點心帶回學校供同學享用,既化解矛盾,也令他發現身邊的同學,均經歷崎嶇的童年,「他們有的是非法入境者、新移民後代,甚至是非洲剛果的兒童兵,來到這個英國其中一所最差的學校,將來註定找不到工作。」他於是成立學生會,創造平台讓學生向校方表達意見,做法獲地方政府讚賞。

○五年,倫敦傳出申辦一二年奧運的消息,十五歲的張敬龍不知哪來的衝勁,決定寫信給時任英國首相貝理雅,提出讓窮人也能入場觀賞賽事等多個訴求。結果兩星期後,時任奧運大臣蔣黛思親自回覆,並邀請他參與新加坡舉行的國際奧委會會議,見證倫敦成功申奧。這次經歷,令他獲邀擔任政府青年顧問,並在奧運期間,擔任火炬手及奧運村村長,一步步踏入從政之路。

聞老華人困境 19歲參選歐議會

○九年,年僅十九歲的張敬龍宣布參選歐洲議會,成為歷來最年輕的候選人,但原來這個紀錄,也是機緣巧合之下出現,「我○八年本身考上了大學,但決定休學一年,到投行實習,結果工作兩星期,公司就執笠,這家公司就是雷曼兄弟。」金融海嘯下,他難以找到投行實習,輾轉到華人電台工作,認識大批第一代華人移民,耳聞目睹他們的困境,「有老人家因為語言不通,有病也不願看醫生,結果小病變大病;又有華人開店遭種族歧視,被當地人前來破壞。」

張敬龍笑言,當時認為英國政治家都是只說不做的人,「既然他們如此差都可以做政治家,那我也可以參政。」縱然他的參選備受矚目,但當時他缺乏政黨支持,最後只得五千多票,在二十二名參選人中排名十七。不服輸的他,其後加入自由民主黨,一心從政,連大學也放棄再讀。回想當日決定,他也不禁自嘲,「搞政治真是可怕!」

 

即使有政黨支持,張敬龍在一五年的英國國會選舉再次落選。他慨歎,當時英國民眾脫歐訴求強烈,與他留歐想法格格不入,同年他的嫲嫲去世,令他重新思考人生方向,「我想做既享受又有滿足感的工作。」他於是花費過百萬元積蓄,取得機師資格,在歐洲一家航空公司任職機師,一圓兒時夢想。

花百萬圓機師夢 遇疫情未停步

好景不常,張敬龍的二弟在一八年因交通意外去世,留下當時只有七個月大的嬰兒及未婚妻,令他更感歎人生苦短,回港的欲望更加強烈,「十九歲後,因為嫲嫲中風,我每年都會返香港照顧她,當時我已經覺得,香港是我喜愛的地方。」過去他為免離開家人,一直選擇在歐洲工作,經歷巨變後,他決定忠於自己的想法,在港尋找工作,即使一九年香港爆發反修例示威,他的想法不但未有改變,反而更加強烈,「年輕人在社會運動後,變得更迷茫、更無希望,我覺得身為八十後這一代,有使命去啟發年輕人尋找自己的方向。」

張敬龍在港亦非一帆風順,他來港工作不過四個月,就遇上疫情停飛,原本薪高糧準的機師,變成停薪留職的苦主,但他未有因此停步,去年舉辦民航機師飛行體驗日,讓過千公眾一嘗駕駛飛機的滋味。最近更宣布開展水上飛機業務,用行動證明「有危才有機」,他笑言,在港創辦水上飛機並無想像般困難,「加拿大、澳洲及馬爾代夫都有成功案例,疫情下飛機師失業,飛機製造商缺定單,人才、配套、資金也不困難,最大挑戰是要政府配合。」

水上飛機能否成事,要待張敬龍日後與政府商議,至於首架水上飛機,他預計今年六月到港,屆時港人有機會見證水上飛機升空一刻。張敬龍笑言,並不是奢望所有香港年輕人,也要學他做飛機師,他只想通過自己的努力,鼓勵年輕人在港勇敢追夢,「連我這個只有中學畢業的肥仔哥哥,都可以做飛機師,創辦航空公司,你怎會不可以?」

連我這個只有中學畢業的肥仔哥哥,都可以做飛機師,創辦航空公司,你怎會不可以?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