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日續審,事發時到場協助搶救傷的兩名義務急救員出庭作供,其中為年僅17歲的應屆文憑試考生。他當日為梓樂檢查盆骨及肋骨,佢摸到梓樂肋骨有「凸缺感」,擔心他肋骨骨折會引致氣胸,故將情況告知救援員。死因裁判官謂「你所做嘅嘢其實同醫生無分別㗎喎」,笑言「其實你將來可以考慮做醫生喎」。他作供完畢後後,高官又表示:「我要代表父母多謝你,你嗰陣時其實都照顧得梓樂好好㗎啦」。

該名義務急救員曾朗軒稱,他自小學開始參與幼童軍,後來考獲聖約翰救傷隊急救證書,並在社運期間多次擔任義務急救員。事發當日凌晨約一時,他在尚德邨與另一位素未謀面的義務急救員華夏,同獲市民告知停車場有傷者墮樓,遂乘搭升降機到2樓。他們在升降機遇到幾名消防員,到達現場後,再見到有兩三名消防員正為周搶救,於是加入協助。

曾指出,當時地上「好多血」,他從消防員及街坊口中得知,梓樂疑曾吐血及疑因躲避催淚彈而墮樓,當時他有失禁情況。曾憑從社運獲得的急救經驗為他檢查,發現梓樂盤骨「好似骨折」,肋骨有「凸缺感」,判斷他頭部受過猛烈撞擊,後來有將情況告知救護員。他又曾為梓樂「夾腳趾」量度血氧及脈搏。

華夏則剪開鞋帶,檢查梓樂左腳情況,但沒有發現外傷,並見他褲子沾濕,及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他在梓樂的褲袋找到他的銀包,將它交給一位相信是學生記者的人,對方找到他的學生證和身分證,因而知道他的身份,並聯絡了科大學生會及嘗試聯絡其家人。華夏用電話拍攝學生證,將相片傳給相熟的朋友,對方表示認識梓樂。

曾又指,急救期間他三番四次問消防員,救護車何時到場,因為他知道梓樂當時「髗內壓好高」,必須送院用儀器搶救。有消防員曾向他稱救護車「啱啱阻住咗入唔到」,終在約1時半到達。現場人士討論過後,認為曾較了解傷者情況,於是由他帶同梓樂的個人物品「跟車」。送院期間沿路暢通無阻,梓樂則情況惡化,心跳下降驟停。

法庭記者:張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