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梁國雄6年前在囚期間被迫剪短頭髮,他質疑有關規定歧視男囚犯,17年申請司法覆核得直,惟上訴庭翌年接受懲教署上訴推翻裁決。長毛去年獲終審法院批出申請上訴許可,聆訊今午4時開審,他透過律師提出,男囚犯不能像女囚犯一樣,自由選擇剪短頭髮或留長髮,已構成不平等待遇。而懲教署反駁,獄方為維持囚犯之間的一致性,限制囚犯髮型須合乎傳統標準,其目的是防止有個別囚犯外表突出。法官坦言,傳統髮型標準對維持監獄紀律影響不大。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陳辭指,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去判斷何謂傳統男裝髮型。男人蓄長髮,也不代表他違反傳統。懲教署曾指可引用歷史證明男女傳統髮型,但近代意見已批評傳統對男女構成性別定型。

潘熙同意首席法官馬道立所提出,懲教署能夠以紀律為理由,維持囚犯之間的一致性。但潘熙指男囚犯只可剪短髮,而女囚犯可以選擇短髮或留長髮,是不平等待遇,懲教署應對待兩性囚犯一視同仁。而且懲教署限制囚犯髮型,是強行將社會期望套用在囚犯外表規定之上。

代表懲教署的黃繼明資深大律師不同意,針對男囚犯的短髮常規令構成不平等待遇。儘管男女囚犯髮型規定不同,但未至於構成不平等。懲教署透過傳統髮型標準,以及訂立其他合乎囚犯性別的規定去維持監獄內的統一性。而且基於監獄客觀環境,以及其限制自由的本質,懲教署可將囚犯外表標準化。

法官馬道立提出質疑,男女監獄同樣要維持統一,但為何男女囚犯的髮型規定有分別。黃解釋因為女性沒有常規或傳統髮型,故懲教署沒法引用傳統標準訂下規則。黃又指,懲教署限制男囚犯髮型的規定,目的是防止有男囚犯因蓄長髮導致外表過分突出。法官霍兆剛質疑,為何懲教署又不指令白頭髮的男囚犯染黑?黃回應指,因為白髮並沒有違反傳統。而李義法官坦言,傳統標準對維持監獄紀律只有很少的影響。

案件在終審法院5名法官席前審理,郝廉思勳爵非常任法官獲安排透過視像設備遙距聆訊。終審法院五位法官押後裁決。

法庭記者:蕭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