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精神病的外婆前年疑在時鐘酒店勒斃6歲男孫案今於高等法院續審。

55歲被告簡桂芳今出庭自辯,被告指她在2018年3月16日致電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後,道出自己「晚晚瞓唔著,日日只係瞓到一兩個鐘,個心好似俾五隻手指緊抓住咁,好辛苦」,又指自己「十分擔心個孫嘅學習問題及行為問題,我想同個孫一齊跳樓死」。她憶述當時撒瑪利亞會的義工回答說:「你依家有兩條路可以行,第一條就係按照你諗依條路去做,第二條就係繼續照顧個孫幾年,幾年之後我就會搵人帶走你個孫,咁你以後就見佢唔到」。被告邊說邊抱頭痛哭,並形容她當時「好驚」。被告指她聽畢該電話後更是傷心絕望,認為自己是被社會遺棄的人,恐懼的情緒控制著她的心情,「聽佢咁樣講,我都好想死」,隨即執筆撰寫遺書。

被告在案發當日與死者遊玩,抱著睡著的死者在灣仔租住酒店,入住酒店後問職員借剪刀剪頭髮,然後死者醒來一齊玩玩具,但死者大聲責罵被告:「唔係咁樣玩架!點解你咁蠢架!唔識玩玩具」。被告怕死者在學校也會這樣罵人,遂拿剪刀剪下背包肩帶「想勒佢」,咁她想到:「咁樣勒佢好似好殘忍咁」,故放下肩帶。二人在晚上11時許一起睡覺,但被告難以入睡,腦袋突然浮現死者是精神病患者的想法,「所以攞條帶勒死佢」。被告回過神來發現死者「唔郁」,她便拿起刀欲自殺,「我摸我自己成身,唔知插自己邊度好,我都好想死,但又怕地下有血,會麻煩到啲職員,又怕兩個人死係間房度,會影響酒店聲譽」。

她走出房間向職員指「我整死人」並請職員報警,救護員到場發現死者仍有脈博並進行急救,但她一邊哭一邊搭著救護員肩膊說:「佢有精神病,唔好救佢啦」。被告指自己當時「唔識諗」,不知道自己做錯事要坐牢。而她案發當月沒有服用任何精神藥物,情緒比較不穩,「我認我誤殺佢,但我無謀殺佢,我又無為佢買保險,我殺左佢一啲著數都無」。

案件明續,被告將繼續接受控方的盤問。

法庭記者:劉曉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