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不可怕,最怕是失去夢想。」自幼家境貧困的苦孩子,母親患上精神病,妹妹被逼入住保良局,繼而經歷喪父之痛,一度對生存意義感到迷惘,猶幸獲恩師鼓勵後發憤圖強,畢業後為人師表春風化雨,隨後一次旅遊他鄉當義工的經歷,讓他決意幫助全球各地弱勢社群,成立本港首個推動「義工旅遊」團體,冀望年輕人日後開展不同義務工作,一同努力為「地球村」弱勢社群帶來希望:「但願更多人成為Change Maker(創造改變者)。」

「世界觀改變,你的世界自然也會改變。」既自信又健談的八十後青年鄧緯榮(Bird),為非牟利組織「義遊」創辦人兼行政總監,十年來致力推動「義工旅遊」項目,受惠者遍布全球角落,日前他在辦公室接受專訪,訴說由苦命小子蛻變為「無國界」義工的故事。

喪父意志消沉恩師鼓勵「重生」

鄧緯榮直言童年相當自卑,入讀小學不久,父親遭遇工傷失去工作能力,全家依靠綜援過活,妹妹在他小學三年級誕生之際,母親患上產後抑鬱症,及後惡化為躁鬱症經常住院,妹妹乏人照顧入住保良局,待他升讀中四後,父親更突然病逝,令他深受打擊,「找不到生存意義。」

意志消沉之際,猶幸中學恩師以鳳凰涅槃的故事作比喻,鼓勵他學習「火鳳凰」挺過劫難「重生」,又推薦他出任班長和學生會會長,及後從哲學書籍中領悟「光明往往在黑暗中體現」,自此豁然開朗,○三年順利升讀科大生物系,畢業後在長洲一所學校任職教師作育英材,及至○八年參加蒙古國機構組織的國際工作營,前往當地教授小孩英語,從此啟發他推動「義工旅遊」,翌年與七名友人創立首個連接國際及本地義工的平台「義遊」。

遠赴肯尼亞貧民窟義教

「義遊」八名創辦人初時以公餘時間組織「義工旅行團」,及至一一年開始聘請全職員工,鄧亦於一四年辭去教席,專心投入義務工作,歷年不斷組織港人前往各國當義工,項目包括印度和墨西哥等國的海龜保育工作營,以及前往肯尼亞貧民窟小學義教等,又在本港舉辦工作營,讓本地及海外義工參與服務,如協助南丫島漁民復修魚排。

鄧笑稱,參加者應以「三心兩意」認識世界,即是抱着「好奇心」出發當義工,過程中用「同理心」了解當地人的生活狀態,再以「求變心」去反思自己身處的環境及文化,並結合「本地意識」及「全球意識」,旨在學習欣賞自身文化和關心全球各地的議題,綜合思考和相互應用。

參加者累計服務30萬小時

「義遊」獲外界較多關注,相信是一五年與電視台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合作,為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和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安排前往波蘭當義工,節目翌年播出後,讓不少人認識了「義工旅遊」。鄧語帶自豪地說,十年來與超過一百七十個海外義工服務機構合作,每年在全球超過八十個國家,提供逾四千個國際工作營及義工服務計畫,參加者及至去年累計服務逾三十萬小時,估計超過一萬五千人受惠。

不分國界助人,鄧說「義遊」不應「孤軍作戰」,盼望眾人參加義工項目後,可獲啟發另立門戶,慶幸有人於一五年隨團前往尼泊爾服務期間遇上地震,親歷災民苦況後感受良多,回港後馬上成立慈善機構,帶領國際義工與居民重建學校;亦有人在瑞士參與傷健共融工作營,返港後建立推廣無障礙社區和傷健共融的慈善團體,「充分體現出『義遊』的意義。」

本年適逢「義遊」創立十周年,鄧緯榮說推廣國際義工服務的目標已達成,下一里程期望培育和鼓勵更多人成為「創造改變者」,即探討本地及全球議題後,以實際行動創造更多正面改變,「希望世界變得更好。」

話你知

嶄新旅遊方式源自一戰後重建

「義遊」推動的國際義工旅遊(Voluntourism),起源於上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當時各國經歷戰亂急須重建,於是出現國際工作營,透過互相派遣義工協助重建,推動世界和平,及至九十年代初開始在西方國家盛行,被視為有意義又嶄新的旅遊方式,服務範疇也日益廣泛,除了扶貧濟弱,也包括環境保育、教育、農業及文化活動等。

義工旅遊同時結合義務工作與旅遊,助人之餘也可感受當地人文歷史,並與世界各地義工展開交流,參加者通常要自付機票及包括了食宿開支的報名費用,但若前往較落後地區,義工可能要自行承擔食宿費用。

「義遊」近期提供的國際工作營,包括芬蘭建設雪地障礙賽跑道,以及泰國湄曾縣義教,還有協助柬埔寨村落修葺等,詳情可瀏覽其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