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凌晨於將軍澳停車場墮樓的科大二年級學生周梓樂,最後傷重不治,成為這次反修例風波的第一名死者。他的死,令人難過,希望這次風波可以盡快平息。
  
就現有的資料,事發於上周日深夜,當時有一批示威者在將軍澳尚德邨附近堵路,並排出雨傘陣。有部份示威者走到尚德邨停車場二樓和三樓,向路面的警察投擲垃圾桶等重物。其後警察向停車場發射催淚彈,並在路面清場。當時有人打破尚德邨停車場一樓的消防喉玻璃,相信是意圖拿出消防喉,觸發了消防警鐘。消防員到場,在凌晨一時左右在停車場二樓平台通道上,發現受傷的周梓樂,平台對入就是二樓停車場。

現場環境所見,懷疑是周梓樂從三樓停車場跳下時出了意外。警方說警員在消防員進入停車場之後才到達,發現消防員正在拯救周梓樂,消防員說不需要幫忙,警員便沒有提供協助。消防員其後召喚救護車到現場把周梓樂送院。周梓樂由高處跌下,頭部重創,延至周五離世。

有線電視記者找到當時也在停車場的陳先生,他說沒有見到事發經過,但說現場有催淚煙,他也企圖走避,當跳上停車場三樓石壆圍牆時才發現,外面距離地面有一層樓高,他也差點跌了下去。他說,三樓和二樓的石壆圍牆很相似,而二樓對出是平台,很容易會誤以為三樓對出也是平台,他估計周梓樂可能也誤會了,從三樓跳出石壆圍牆,跌落二樓外的平台。至於真相是否這樣,相信要到死因庭召開之後,才能判定。

這種不幸事件,完全沒有人想見到。見到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就此離世,很讓人傷心。正如我之前一直在提醒,暴力示威持續,遲早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死亡事件。十月一日有示威者襲擊警員,最後警員開槍,尚幸並未致命。暴力示威踏入第五個月,終於出現致命事件。

要提提大家,這些事情,外國早有先例,法國的黃背心示威到目前已持續了接近一年,已導致二十二人死亡和二十四人盲了眼。

暴力示威持續下去,警方被迫使用武力鎮壓,衝突加劇,很容易會造成死亡事件。另外,也會令整個社會變得暴戾,很多人情緒失控。上周日,太古城的暴力衝突,泛民區議員趙家賢便被人咬甩耳朵。到周三早上,建制派議員何君堯亦被人以利刀刺傷。暴力示威本來便容易造成衝突場面,而整個社會的戾氣升溫,再增加風險。

最近多所大學都在這個時候舉行畢業禮,結果又出現學生借科大學生墮樓事件起哄。首先是科大學生要求與校長史維對話,現場爆發本地生和內地生對罵和毆鬥。在其後的科大及中大舉行畢業禮上,又爆發衝突事件。在中大,有內地生唱國歌,更亮刀與本地生對抗,尚幸保安把該內地生拖離現場,才不至於發生毆鬥。

眾多衝突事件,充份顯示大學院校內充斥着激進的本地生,他們與內地生經常發生衝突,若情況繼續下去,恐怕流血事件勢難避免。

如果暴力示威持續,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再次發生傷亡事件,只能夠呼籲停止暴力示威,以免再出意外。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盧永雄)

全文刊《頭條日報》「巴士的點評」專欄